通比牛牛控制
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 開心一刻 > 幽默網文 > 正文

笑尿:為了證明不是違禁品,地鐵安檢讓你喝一口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19-11-20 16:52 閱讀:次    作品點評
最近不少朋友爆料,說過地鐵安檢的時候,被要求喝一口攜帶的液體,于是……各種奇葩戲碼上演了——
 
你遇到過帶著的東西被地鐵安檢要求喝一口再上車么?
 
@匿名用戶
我遇見過呀,我帶的是瓶洗發露。
那個安檢員一定要我喝一口,然后給爺整樂了。
我:這洗發露,不能喝。(我還打開塑封,掀開瓶蓋給他聞一下)
她:這是規定,我們也沒辦法。
我:哪的規定,告訴我。
她:……
我:你連哪兒的規定都不知道就跟我說規定?
她:小姐我們也是沒辦法,只能請你喝一口證明不是有害液體。
我:可是這個不能喝。
她:那您只能把它留下了或者用別的方法處理一下。
我:只是瓶洗發露要我說幾遍?
她:那您就喝一口證明一下不是有害液體。
我……
這個時候我已經不想耗了,所以我特別大聲的說:“什么你要喝我的洗發露?”然后轉過頭和剩下的乘客大聲的說:“大家聽見沒有,安檢員要喝我的洗發露!”
她:不是我要喝是請您喝一口證明不是有害液體。
我更加大聲:什么你要我喝洗發露才能上地鐵?后面的大家都看見了吧!得喝洗發露才能上地鐵!
省略我據理力爭無理取鬧的片段。
她:……您過去吧,下次不要帶了。
我:嗨,你早說呀!下次你也不要讓別人喝洗發露了。
笑死我了,后面的人她也沒檢查,我一直覺得她是想霸占我的洗發露或者看我是個小孩好欺負。
 
 
@六層樓
唉,我還被要求試喝私處洗液……我跟誰說理去?
有一陣子,我被各種關于私處洗液的私信轟炸到焦頭爛額,一氣之下直接在網上下單了12瓶各種私處洗液,準備挨個測評一下!我還就不信了!這顆智商稅的毒瘤我老六一定得拔下來!有人說你直接在網上看看成分表就不就行了?
那怎么可以,我必須得試用啊!要測評就得來真的!
直到這些洗液陸陸續續收到之后……我愁了,都怪我當初著急,地址寫成單位了。這里必須提醒一下各位,注意自己的收貨地址。
一個巨大的問題縈繞在我心間:怎么拿回家去啊?!
放在單位太怪了,患者還以為我在賣這些洗液呢,而且領導也督促我趕緊背回家里去,放在單位礙事兒……
最終選擇乘坐地鐵背回家!
艱難地把這12瓶洗液裝進了包里,把書包撐到跟外出務工人員的包差不多。又因為它們形狀很不規則,都塞在書包里后,看起來好像裝了一整個裝修隊的工具,很容易讓人誤以為是什么管制刀具啥的……
背著書包,非常艱難地挪到了地鐵站,因為下班比較晚,早就錯開了晚高峰,整個站口只有五六個負責安檢的姑娘和小伙子,以及我。
有可能他們也是閑著沒事,大老遠看到我走過來就開始吆喝:任何箱包都要過安檢!
走到安檢機跟前兒,我一轉身把背上的重擔卸在傳送帶上……也就是整個書包進入安檢機的2~3秒鐘吧,安檢機背后的安檢員就用尖銳的聲音報出:包里有液體!
緊接著就有兩個穿制服的姑娘走上前來,攔住我說:
-先生,包里有液體需要試喝一下,或者檢測一下。
-哦,不好意思,那些都是洗液。
-需要試喝一下。
-啥?那些是洗液!
-先生,需要您掏出來試喝或檢測!
-好吧,這些都是女性私處洗液……我要背回家做測評。
-麻煩您都掏出來。
……
媽蛋,這個時候不知道哪個單位的人集體這個點兒下班,一下子就都涌到這個入站口,因為我卡著安檢口掏這些洗液,后面的人就得等著,或者說是圍觀我一瓶一瓶把那些私處洗液掏出來,婦炎潔、潔爾陰、紅核洗液、ABC、采幽、嬌妍、eve……真的一瓶不落地全部掏出來,挨個做了檢測。
我分明聽到了身后人群中出現了戲謔的聲音:
-喲,那個人干嘛呢?
-不會是偷的吧?
-真變態~
……
我也只能臉上堆滿歉意,耽誤大家過安檢了。
不知道那個安檢人員聽到了人群里的對話,還是發現了什么問題,打開對講機叫地鐵的警察過來……很奇怪,這個時候警察倒是來的很及時。坦率地講,本來無所謂的我已經開始有些羞澀了,畢竟這么多人盯著我把檢測完的洗液一瓶一瓶裝回到包里,每個從我身邊走過的人都會一臉詫異地看著我。
沒一會兒警察過來了,開始用特別有威懾力的聲音詢問我:
-你怎么回事?
-我沒怎么回事,就是帶這些洗液回家做測評。
-你干什么的?
-我就是干這個的……
-職業?
-婦產科醫生。
-工作證呢?
-給您……
(一邊低頭看證件,一邊搖著頭問)
-弄這些干啥?
-回家做測評。
-測評這些玩意兒干啥?
-就是證明這些東西沒什么用,基本都是騙人的。
-用得了這么多嗎?
-嗯,這不是為了全面嘛,就把市面上的都買了,哦,都是正規途徑。
-花不少錢吧?
-嗯,能讓更多人知道事實真相嘛!
-你一個大男人干什么不行,非得干這個?!
-這……
(警察扭頭問安檢的小伙子:都檢測過了吧?沒什么違禁品吧?)
(安檢員點點頭,警察沖我擺擺手)
-行了,快走吧,下次直接打車吧,怪沉的……
整個安檢的過程大概有20多分鐘,不下四五十個人經過我身邊,加上那些安檢員,幾乎所有人看到這個場面,臉上都是憋著笑……
雖然最后也沒喝,但等于公開行刑了……
 
 
@張大白話
現在有些地方的安檢員,不知道是腦袋結構有問題還是怎么的,比有些體制內工作人員還死板。
前一陣我母上大人出差,坐飛機。在某地機場,被安檢員差出帶了一瓶降壓藥。
安檢員要求我母上當場吃一片以證明藥沒問題,母上說早上起床已經吃了一片了,再吃就出人命了。并把醫生診斷拿出來給安檢員看。
誰知道,安檢員根本不鳥這套,非要當場吃才算數,要不就把藥扔掉,要不就別上飛機。
母上大人當場發飆,把機場安全主管找來,把事情說了一遍。安全主管一臉不可思議的問安檢員,藥這東西你說讓人家吃就吃?
這樣才把母上放了過去。
 
 
@啦啦啦
有一次坐火車帶了瓶沒開的花雕酒。
過安檢時工作人員說要沒收
我就問他紅酒能帶嗎,他說可以。
恩.....那度數更低黃酒為什么不可以???
結果這位先生說你這不是黃酒是花雕。(從他的表情他覺得我是在試圖欺騙他而他英明的發現了)
好吧這位工作人員就把我的酒打開了,并拿出打火機試圖燃燒給我看!!!
然而不管他怎樣燃燒這瓶不懂事的花雕絲毫沒有燃燒的跡象,無奈他只有還給了我。
我全程試圖解釋過但這位工作人員除了嘲諷我了一兩句其他時間都在一絲不茍的燒火
好吧您真以為您是火娃了,說燒啥就燒啥。
 
 
@爾康
我當時手里拎了兩個紙袋,一個是新買的衣服一個是原麥山丘的面包,沐浴露是屈臣氏買的沒給袋子,我就把它放到裝面包的袋子里了。
裝衣服的袋子過了安檢機,裝面包的袋子沒過,一般吃的不用過,而且來這里坐地鐵很多人都會順手買個面包,安檢員一般看到原麥山丘的袋子直接放行,
衣服從安檢機里出來以后,安檢員看到我面包袋子里的瓶子,問我是什么,我說是沐浴露,這時候我覺得是我沒把它過安檢,就直接放到安檢機上讓它過了一次,然后,安檢員就對我說,喝一口
我就?????
我重復了那么多次這是沐浴露,她還是堅持要我喝,沒拿去液體檢測是因為我所在的城市2017年才有液體檢測機,發生這事是2016年,當時根本沒有液體檢測機
瓶子的塑封完好無損,瓶身可以很明顯的看出是一瓶沐浴露or洗發水之類的洗護用品,我說了很多遍這是沐浴露,安檢員言語中也知道這是沐浴露,但她就是堅持要我喝一口,我有理由相信她就是存心刁難我
我剛開始和顏悅色,問她,我喝出問題怎么辦
她說,喝出問題就證明你這是危險物品
無話可說,我為自證清白喝沐浴露,喝出毛病就是我攜帶危險物品危害公共安全?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這女人存心就是來吵架的,吵架這事十八年來我還沒輸過,那就耗著唄,我可清閑的很
我怎么解釋安檢員都不聽,堅持讓我喝一口,還叫人來威脅我,不喝就blabla一系列強制措施
我把沐浴露的塑封拆開,擰開蓋子遞給安檢員,告訴她只要你敢喝一口,剩下一整瓶我都當你面喝下去
安檢員又開始說   必須喝一口   這是規定   所有人都得遵守 之類的廢話
我還是那句,你喝我就喝,你不喝也行,我這有面包你可以蘸著吃
當時人挺少的,我后面基本沒人,我就站在那跟他們耗時間
那安檢員明知道不能喝的東西強迫別人喝。不喝?地鐵不歡迎你,你給我出去
僵持了四五分鐘,安檢員說,你過去吧,沐浴露留下(她很清楚的知道是沐浴露)
我問她,你是準備留下偷偷喝嗎?準備每頓飯都就著沐浴露吃嗎?是的話我給你留著,不是的話你趕緊現在喝一口,別耽誤我回家
后來記不太清了,又僵持了一會兒就讓我帶著沐浴露過去了
事件二
2015年,我在昆明機場被沒收一把小刀,因為我當時每天要吃藥,那個藥包裝特別不好打開,所以隨身帶一把小刀,得力的快遞刀,整個刀片不到一厘米,民航法規定超過150毫米的刀算管制刀具,我的小刀不到10毫米
這把刀縱橫全國各大機場,都暢通無阻,包括被沒收前幾天的昆明—麗江,但是敗在昆明—西雙版納的安檢
安檢機過去后的臺子上好像一般都是一個工作人員整理放東西的盒子,我過的那道安檢后面站了兩個人,安檢機前面的staff對整理盒子的人說,包里有小刀,我很配合的掏出了刀,之前這把刀在機場從沒被檢查出過,有的時候在景區被檢查出來了,只要解釋是為了吃藥,都會放行
安檢臺后面多出來的那個人,拿著我的刀,開玩笑似的問我:“你說我是給不給你過呢?”
我還沒來得及說話,他又說:“不過這刀拆快遞挺方便的。”
然后就把刀揣兜了
揣兜了……
轉頭跟旁邊的人炫耀:“你看這刀是不是挺適合拆快遞?”
當時都給我氣笑了,要不是有保安我都想上去抽他
你說機場地勤掙得多嗎?具體我不知道,但肯定比剛高考完的我掙得多,當他想要一把兩塊錢的刀的時候根本不需要理由就能拿走
至于投訴,為了一把兩塊錢的刀,沒有必要
工資多少和利用職權謀私沒有關系的,有的人掙著高工資照樣會貪圖蠅頭小利
我不是說所有安檢人員,只是針對為難過我的個別安檢員,任何事情沒有絕對,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你沒經歷過是你幸運,但不代表不存在
 
 
@匿名用戶
不止是墨水,口紅也是可能被攔。請問如何自證子彈頭MAC口紅不是子彈殼?
某次和朋友逛完街后準備坐地鐵回家。過安檢,放進去買的衣服和日常背包。結果朋友的單肩小包被攔下來了,說是懷疑攜帶危險物品,還是高危物品?最后翻出了的是MAC的子彈頭口紅,安檢員還在絮絮叨叨的說翻包是懷疑朋友攜帶子彈,危害社會秩序,解釋并打開口紅后依舊執著說如何證明裝口紅的殼子不是子彈殼?!
滿場的MAC該瑟瑟發抖了。。。朋友和對方解釋了好久,也態度強勢的和對方論證后,才被悻悻放行。然而并沒有結束,長時間人工安檢和還在氣頭上,在我們快到家時,朋友才想起掉了一個裝著新買衣服的手提袋。這次沒有磨磨唧唧和對方折騰,直接聯系的內部人員,來回一個小時才到家。后來因為頭發免洗噴霧給攔下來一次,安檢員不僅準備沒收我的噴霧還不讓我進地鐵?!這操作?
后來溝通結果是我帶著噴霧離開,換了公交回家。
問過是內部人員的朋友,安檢員一般情況是外包制的,不在地鐵編制范圍內,是只拿基本工資的臨時工,所以質量也很參差不齊。安檢本身是為了大家安全,但狐假虎威找茬的安檢員更令人生厭,望以后地鐵能更多做到自查。 
 
 
@岳玉成
我實名diss廈門brt。故事一,在身上有裝機工具,就是個類似扳手,鎖機器的東西。發現違禁品被扣了,還不退,我拿著我的機器傻了,媽的我咋鎖東西呢?麥當勞的設備,不鎖怕是要被投訴了。然后回公司再拿了一把。
故事二,
還有一次,帶酒上車,沒開呢,雖然馬上要喝了。讓我喝一口。我就順從的喝了,喝完我一身酒氣,然后后面進站的工作人員,說,喝酒不能上車。于是我被趕下車。自己打的去了。
 
 
@浣熊市革委會主任
出差回來,帶了兩瓶紅酒。
下飛機上地鐵,過安檢的時候。
“對不起,您箱子里是不是有液體?”
我說,是啊,兩瓶紅酒。
“不好意思,麻煩你打開一下”
紅酒拿出來
“不好意思,麻煩你喝一口”
?????
我說,姐姐,這兩瓶酒抵得上我一年工資了,你讓我就這么喝了?
“就喝一口就可以”
???????
“不喝的話,不能讓您過去,或者您把酒留下來”
??????
留下來?明搶啊。
幾個人合計一下又對我說,
“要不您打開一下配合一下檢查,”
我說,打開什么,酒瓶子嗎?
“是的”
????????
我說了幾遍了這是紅酒,我這就打開了?然后再蓋上就行了?
人家很和藹地對我說“有什么關系嗎?”
?????????
我的臉上寫滿了尼克楊。
其實平時到沒有這么折騰人,那幾天大概是有什么重要的人物來這里開會,所以各種安檢都嚴查。
我說,我也不是找茬,你想動我的酒那我肯定忍不了,找你們管事兒的過來,如果還是不讓我帶或者非得打開那我就不坐了。
管事兒的過來了,端詳了一下我的酒瓶子
“沒事兒了你過去吧”
 
 
@匿名用戶
我遇到最搞笑的安檢是福田火車站,那里的安檢是我遇到最不專業的。
我好幾次在那里被攔住,說我包里有這個那個的,說的我一臉懵比。
不光是我自己,我還看到很多人被他們攔住,然后關鍵是他們把人家包翻來翻去也找不到他們說的危險品,安檢人員坐在x光機后面,一面吃螺螄粉一面有氣無力地慢動作重放,旅客趕車的話真的是想打人,也確實有旅客對他們動手了。
作為對比的是,什么是專業安檢。同樣在深圳的坪山高鐵站,我提著公文包過安檢的時候被攔下,安檢小姑娘(真的很小)指著我包說有打火機,我說打火機不能上高鐵嗎?她說只允許帶三個,我包里有7個。
我都不知道我包里有七個打火機,于是翻開找真的找出來六個,但是還有一個怎么都找不到了。我說你們是不是看錯了我找不到,要不你們幫我找吧。
安檢小姑娘說你再過一遍機,我又把包放進X光機,看x光機那個人指著我包外兜一個角說在這里,于是我翻出那個打火機,丟了四個在桶里,順利上車。
在福田站看到最搞笑的是,一次過安檢我前面一個民工模樣的人,腰里掛了一串鑰匙,上面有個子彈掛飾,不是真子彈做的那種,而是一個很粗糙很小,大概一顆藥丸那么大的金色小掛飾,而且形狀歪歪扭扭,很小很小一顆。
安檢員趴在他腰間看了半天,對著對講機很嚴肅地說:“xxx你快過來一下,這里有子彈。”
于是我看到一個大高個警察,手捂著腰氣喘吁吁從另一頭飛奔過來,后面跟著倆協警,手里拿著盾牌叉子,把周圍旅客嚇得趕緊躲開。
警察跑過來以后大喝:“不要動!”然后抓住那個民工的手,問:“子彈在哪?還有嗎?!”
安檢員指指民工腰間的鑰匙串,警察翻了個白眼,說:“取下來沒收,登記!”
然后很大聲的跟民工說:“以后不要帶這種子彈工藝品坐火車!”
不過我感覺他不是說給農民工聽的,而是說給安檢員聽的。 
 
 
@匿名用戶
有次孩子買了幾條金魚,地鐵安檢不給過,說不能攜帶寵物
一開始以為安檢是怕我們把水打潑,提出我們可以倒進礦泉水瓶里,把瓶蓋擰緊給,不會影響別人
安檢不給過,說不能攜帶寵物
這時候我們才回過神,問安檢員:
如果是死魚能過嗎?能。
如果是買菜拎著魚能過嗎?能。
我們這兩條金魚呢?不行。
。。。重復類似問題若干。
安檢員是個年輕小女孩,不激烈但很有原則,各種道理聽了都一臉淡漠,就是不給過,原因就是不能攜帶寵物。好在全程沒有提要我們喝一口養魚水,反正是不讓進。。。
孩子爸爸氣的暴跳如雷,當場就想把魚捏死了走。我覺得這對話沒法說下去了,拉著他爸去了另一個入口,正常過了安檢進站
對那個安檢員,我們至今都覺得很迷,那一站有個公園,拎著金魚的孩子不少,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讓人看不順眼了,就是針對我們。
還有一站,我經常一個人帶兩個孩子進出,有個安檢員不止一次提醒我,一個大人只能帶一個小孩,下次不能再帶兩個。我想著,安檢員可以提醒我注意安全,也可以提醒我給多的孩子買票,不讓帶兩個孩子坐地鐵總不至于。懶得爭辯,每次還是這么走,后來估計是那個安檢口換了人,也再沒有人提了。
 
 
@匿名用戶
17年,北京,地鐵站沒有液體檢測儀。
以下略重口。
我當時跟朋友在外地打工,本來平安無事的日子被她持續下腹疼痛打破,去醫院檢查懷疑結石然片子沒看出來,要求回家留二十四小時尿樣帶到醫院檢查。
第四日,為早點安心我二人帶著她【注意是女生】千辛萬苦收集好的尿樣到了地鐵站,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在我們出示了醫囑和要求留樣的證明后,繼續要求我們,要不喝要不扔,朋友被病痛折磨許久,怒火中燒給了安檢員【男】一個響亮的耳光,蹲在地上邊哭邊控訴大城市吃人,窮人沒命,外鄉仔難熬,生病了還要被陌生人欺負,涕淚俱下。
安檢員手足無措卻態度依舊強硬,表示要不喝,要不扔,我朋友本就氣郁爆發,被他一刺激做了一個在我看來這輩子干的最nb的事情。
她突然站起身,拿起瓶子走去垃圾桶旁邊,突的轉身,把瓶中液體直接潑到了對方臉上。
喧囂的地鐵站登時安靜,只有我朋友帶著哭腔的怒吼【老子的尿有毒嗎?】代價就是我們三個去了他們的監管室,前后兩個小時又是筆錄又是盤問,最終雙方道歉。
一日后,再次帶著尿樣來到地鐵站,一路暢通無阻。
 
 
@匿名用戶
我曾經被要求喝尿,我他么當時真的想把那一瓶子尿都扔她臉上。
我孕期一直尿蛋白,連續三次產檢尿蛋白,醫生給我開了一個24小時的尿檢,就是一整天的尿都存下來混合好,帶去醫院查驗。然后我就背著一升尿上地鐵啦,本來從背包里拿出來就很不好意思了,她們問我是什么,我說是尿液,然后就聽見:喝一口。我還以為我聽錯了,或者她們聽錯了,我又重復一遍說,這是我產檢用的尿液!那個傻逼又說:對呀,液體需要喝一口!!!我當時表情都失去控制了,也不知道是笑還是怒。心里還一直告訴自己,孕期不能情緒波動,不能打架,不能發脾氣……
結果就在我們僵持的時候,安檢臺后面的那個男的說話了:拿過來檢測一下吧!我當時真想爆粗,你他媽有檢測儀,是什么讓你說出喝一口這句話的?!?!但是,修養,修養
檢測完我就上地鐵了,到了醫院才知道原來最終也只需要一小罐尿就可以了……
 
 
@黃秋古
你們還好啦
不論 洗衣液 沐浴乳 印度神油 開塞露
哪怕 敵敵畏 百草枯 喝一口至少物理可實現
前兩天早上我孑然一身進地鐵,還被安檢小姐姐攔了下來。
我納悶了:灑家身無長物,就一遮陽傘,沒兩根雞巴長,她非要我把傘喝一口
我解釋了兩遍,安檢小姐姐可能忘帶了隱形眼鏡聽不清。
我只好對著她那張充氣娃娃似的臉,砰一下把傘打開了。。。
不是我不想喝
臣妾做不到啊
 
 
@簡愛
在長沙,有次在太平老街買了兩瓶梅子酒,想著回家沒事小沾兩口,而且度數蠻高的,一般喝兩口就會暈暈的
結果走到安檢一個小姐姐問我什么,我說梅子酒,她說沒開的可以帶走,開了的要喝完,正好有一瓶我打開嘗了一點!
喝完???你們不都是喝一口嗎?為什么要我喝完???
安檢姑娘一臉執著,我問為什么,她非得要我喝完,然后很多人看向我這邊,無奈膽小,硬著頭皮給干了!!
回去一路都快站不直了……
那個安檢我真后悔沒有在那鬧,太過分了!!為什么你們回答都只是喝一口!!!
 
 
@匿名用戶
親身經歷,大概是7.8年前了,我那時候還是雜志編輯,從王府井地鐵站進站,我看前邊有的人被安檢,有的人不被安檢,出于職業好奇心,問安檢員安檢對象的標準是什么,對方怒答:我就檢你!我說那就是說全看你心情了?對方直接對講機,把一個領導和警察叫來了。領導是一個女性,挺和氣,我和她握了手。我伸手給警察,警察就像看狗一樣瞟了我一眼,說:少他媽來這套。對,這是原話,北京的警察,面對他們應該保護的人民,上來就問候爹媽!然后我就說,我想了解一下安檢標準,女領導說配合安檢是公民的責任。我說我非常配合,但是我看到有人沒有被安檢,所以才覺得奇怪。警察打斷我,說:找他媽麻煩!你跟我回去說!然后我說:我有什么問題嗎?我在中國得不到知情權嗎?然后女領導愣了一下,說:您是外國人吧?警察明顯臉色一變。我說,對,剛回國,不懂這個。警察立刻說:早說啊,走吧。
我愛我的國家,我愛我的同胞,我難過,為我的國家和同胞!
 
 
@JSY
日常都沒什么,拿可樂汽水礦泉水過安檢,喝一口或者不想喝給安檢人員他們有個機器檢測。有時候寶寶水也要拿出來檢查麻煩了一點但是都會給他們檢查。
奇葩的事情遇到過三次:
我上次在深圳過地鐵安檢,手上那了幾張A4字打印的資料,被安檢員拿手持安檢棒檢查來回掃了好幾次。那是紙啊,大胸弟~~~
另外一次是過年期間,別人送我兩瓶42度的白酒,過安檢不讓進,我說這白酒別人送的,不行,我說40度應該也沒啥問題,不行,要打開檢查。我說這外面盒子里面框子的密封得好好的,打開了我就得自己喝了。不行,非得打開。我說你這機器不拆包裝檢查不出來嗎?平時不銹鋼水壺就這么一放就可以。不行,必須開封,不然不讓進。最后我去打了個車。
第三次是我拿了個手包,就是能放支票的那種大小。過安檢,讓打開,我說這是手包,里面都是錢啊卡的,檢查什么?不行,要打開檢查。我當時就火了,我說要求檢查公民私有物品需要警察在場,你有什么資格開我錢包檢查我的東西?他慫了,讓我進了。
 
 
@理想國
大概14年8月左右吧,就是南京青奧會(應該是青奧會)開幕式前幾天,家里有親戚剛查出了尿毒癥,讓我帶去南京軍區總院再確診一下,去了后給了個塑料桶,讓回家收集24h尿液量。第三天我一個人送去的,過地鐵安檢的時候安檢員妹妹對我說:你這油桶得打開檢查!油桶?油?額,不,妹妹,這尿液,送軍區總院檢測的,這是病歷。妹妹看也沒看,擺擺手,你走吧。
 
 
@白鴉
我來說個真事,坐標廣東,當時是16年,由于工作關系,我包里帶著體育場用50米皮卷尺和激光尺(超小塊跟5000-1000毫安充電寶一樣大小),當時廣州不知道在弄什么大新聞,地鐵有安檢。
之后就是,包過機之后,安檢員要求我開書包,舉著卷尺問我這是什么……
黑人問號
你舉激光尺我都可以理解不是做場地做建筑裝修都未必知道,但是體育場上有的玩意你問我
要不是旁邊有個看著稍微正常的大哥說那是皮尺,我都懷疑那人是不是常識被狗吃了
 
 
@Wyblack
兩年前我在北京坐地鐵,習慣性的拿著可樂要喝一口,當時地鐵工作人員非常堅決的攔住我,讓我過液體掃描儀。然后才知道,前幾天有位大哥拿可樂瓶裝農藥,當時安檢員讓他喝一口,結果這位耿直的大哥直接當場去世。
 
 
@Pavel不是帕維爾
杠精本人來了
北京地鐵所有站液體安檢都必須用液體檢測儀,乘客沒有義務喝一口。北京的火車站也沒有這種規矩。可兩年前,在武漢局楓林站,安檢員一定要我喝一口水。我剛喝了不少水,不想喝,于是拒絕
他:你不喝就不能進站。
我:安檢沒有這個規定
他:這就是我們的規定
我:你覺得是危險液體你可以聞,可以檢測,唯獨我沒有義務喝。如果是開水我喝了燙嘴了你負責?
他:你不喝怎么證明這個不是危險液體?
我:我要是帶汽油喝一口不咽下去然后去廁所吐了能過不?
他:你要是汽油我就攔下來了
我:我都喝了你怎么知道是汽油?
他:汽油就不能帶
我:那你自己檢測啊!我走了全國那么多個車站從沒見過你們站這么檢查的
(他無語,半分鐘后,客運員一類的人來解圍,接過杯子打開,聞了下讓我走了)
對安檢員的無理取鬧要求,不予理睬就是了
 
 
@一小只狗尾巴草
哈哈哈哈我突然想起剛上大學那會兒,做動車去上學
某次應該是元旦吧,動車站人流量超多,我怕時間來不及,提前一天去取票。
排了半個小時隊,取完票太冷了,就進里面,去安檢旁邊站著先暖暖,想著順便打滴滴。
我進去剛站下,正欣賞人山人海。突然聽見安檢員說這個不能帶進去,我就轉頭看了一下,嗬,我還以為啥東西呢,美工刀…
折疊起來小小一個,也就一個手指長。安檢員就要收起來。小姑娘倒是長的眉清目秀,也許是覺得看起來好欺負吧,小姑娘說還沒開刃。安檢員懟了一句說誰知道你會不會在動車上開刃。
在我以為小姑娘要做罷的時候,小姑娘卻大聲嚎哭,又叫又哭還坐到安檢員腳旁,手指指著安檢員。
加之人流量大,很多人也趕路,后面等待安檢的乘客著急了,直接往里面走,安檢員更急了讓他們都出去接受安檢
一個身形彪悍的爺們兒破口大罵:你tm的煩不煩一個破刀你xx啥了x,刀給老子!快點的!
安檢員默默的把美工刀遞給了小姑娘。
哈哈哈哈哈
 
 
@哈利路亞
有一次在北京坐地鐵,包里有一個礦泉水瓶裝的自制葡萄酒。安檢員妹子就問是什么,喝一口。我老公就說自家釀的葡萄酒。然后噸噸噸喝了一大口。安檢員妹子就趕緊說不用喝那么多,抿一小口就行。
正好我手里還拿著小半瓶營養快線。我接著就噸噸噸直接喝完了。安檢員妹子就哎呀一聲,你不用喝,我知道是飲料,沒事的。
所以,一般不是故意為難你,是不會嚴格要求的。因為安檢的目的是確定你沒有攜帶易燃易爆物品就行。有時候我拿著飲料是沒拆封的,都是直接過去,也沒有讓我打開。
下次碰到這件事,如果對方一直糾纏不休就投訴吧。
 
 
@Logo
第一個是去年夏天,在北戴河高鐵站,我媽媽的一瓶噴霧被安檢員攔住不讓帶。起先也沒多想,我媽一路從家里帶到北京再帶到北戴河,兩次安檢都沒提過不讓帶,說明一下就可以了。結果安檢員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不放。
到這里我以為真的不能帶,只是首都安檢強度太低工作不嚴謹,被北戴河的同行找出了漏洞。但還是按照習慣,要求安檢員出示禁止攜帶的物品目錄。對方也拿出來了,一個文件夾,里面是幾頁A4紙,還翻到了關于噴霧這一頁。我一看,上面寫的是只能攜帶不超過120ml的噴霧——而我媽那瓶噴霧剛好120ml。
于是這個問題就從法律問題變成了數學問題:120ml到底是不是不超過120ml。顯然,這位安檢員對自己的數學水平非常自信,堅持認為120ml就是超過120ml了。此時我媽已經退到了一邊,由我和那位安檢員進行了一番簡潔、高效、富有建設性的討論。當然,討論是有意義的——她直接叫了車站的民警過來,大有直接將我扭送車站派出所的架勢。
還好民警站在我們一邊,說這個肯定是可以帶的,不過還是當了一下和事佬,要求用膠帶把噴霧的瓶蓋封上。我媽也同意了這個解決方案,事情到此結束。
第二次是在北京地鐵。我當時帶了一瓶驅蚊液,怕安檢員誤會,反復強調這個不是花露水,是驅蚊液,不含乙醇,可以帶上車,不信可以上安檢儀。但安檢員不認可儀器的結論,堅持要沒收,或者我帶出去。我的要求也很簡單:要么讓我過去,要么拿出明文規定來說明白為什么不能帶。僵持一分鐘后,安檢員叫來了他的領導。領導不愧是老司機,看了一眼就說驅蚊液可以帶,對不起耽誤您的時間了。我踏上電梯的時候,還聽見那位領導在教育安檢員:驅蚊液不是花露水,可以過。
回到這個問題:喝一口其實是個簡化程序,因為占用的時間短,一般也就不用非得上儀器。不過如果不想喝,你有權要求上安檢儀檢測。
 
 
@山丘之王
這有什么奇怪的。奇葩事情多的很。
我戴隱形眼鏡的。出差需要帶隱形眼鏡藥水。
某天過某站,一個婦女突然抽筋了一下,要我開包檢查。
然后一樣樣拿出來。看到一個英文字母的瓶子,問我說什么。
我說隱形藥水,忘記加上眼鏡二字。一般人都會知道是眼藥水吧。
可是這婦女后退一步,戰戰兢兢地問,你要隱形?
旁邊保安如臨大敵,紛紛圍了上來。
有叉子的舉起叉子,有電棍的取下腰間佩戴的電棍。
電光火石間,一個天籟之音傳來。
那是眼藥水。。。
一個美女從檢查臺后面飄然而出挽救了我。
然后我們開始了一段傳奇的愛情故事。
直到她被提干調走了。
之后也去過她的城市也繼續花前月下的爛漫。
但愛情畢竟跑不過距離。
。。。。
嗯,這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so what
我上次過安檢,我媽給我塞了一把水果刀,是不能過安檢的那種,但當時我不知道,然后安檢員看到之后大聲招呼另一個安檢員:“這邊有把刀!”然后那個安檢員興奮的,興高采烈的,開心的!過來了說:”我最喜歡沒收東西了!多大的刀,正好給我!”
我????當我不存在嗎??我就問了一下,旁邊第三個安檢員是個年輕的小伙子,他跟我說了規定,10cm以上的刀不能帶,然后我就看著那個興奮的安檢員說:“我!打!電!話!讓!我!媽!來!拿!”哼!反正我媽送我剛回去,也沒走多遠!我媽就被我喊回來了拿走了!
哼!就不給你
 
 
@頂級奧特曼訓練
15年我第一次配ok鏡,當時只有北京醫院可以配。
前一天晚上帶好后,第二天不能摘,要帶著去醫院檢查。醫生說還要自己帶護理液等。
檢查完大概上午9點左右,就去旁邊三寶樂買了點面包,把護理液的瓶子放在袋子里了。
進了地鐵過安檢的時候,我因為只拎了一個袋子,就直接過去了安檢小哥看著10歲出頭的我說:飲料喝一口
我t* **
你見過70多100毫升的飲料嗎?
 
 
@匿名用戶
酒過了安檢機后,安檢員——這是什么?喝一口!
我——酒,沒有開封過的,開了就不方便保存了!(我邊說邊把外面的包裝打開讓她看看)
安檢員——喝一口!快點!后面還有好多人呢
我——姐姐,這個酒開了我不好拿也不好保存,而且我只坐九分鐘的動車站,到站我要開車的,有交警攔我怎么辦?
后面的人就開始催她快點,安檢員——她不配合安檢我怎么快點?要她快點倒是真的!讓她快點喝!
我——姐姐,這個真是酒,你看看?塑封都是完好的!我真不方便打開喝一口!
安檢員好像生氣了,就好大聲——你喝不喝?不喝你先別進站了!
我這個氣啊!把酒外包裝盒封好,聲音比她還大,真的是喝奶的力氣都用上了,——行,我不進站了,你告訴我你們投訴電話是多少?這里管事的是誰?喊過來!
管事的過來一看,過安檢了嗎?過了?這是酒,開了就不值錢了,進去吧
 
 
@愷愷媽
我帶過一次水瓶。
軍用保溫瓶的那種,巨保溫。從家出發灌的開水,一個小時后,瓶口的金屬條都燙手。
然后那個漂亮的安檢員,沒錯,人家就是很漂亮的小姐姐。
她說:打開,喝一口。
我很聽話,打開。碰到金屬條,:哎呀,好燙啊。我這是開水啊。
發愁,皺眉:這怎么喝。我作勢,吹冒出來的熱氣,準備喝。
她都笑了。然后拿過來,把熱水扇到鼻子那兒,仔細聞了聞。
說,行了。慢點,別燙著。
哈哈,她比我剛見到時更好看了呢,真是人美心善的小姐姐呢。
 
 
@非正規文藝青年
上大學時一次期末考試,監考的估計是當時的研究生,說要求我們把身上攜帶的所有物品拉鏈都要拉開讓他檢查
當時帶了個筆袋,除了最大那個袋前面還有一個網格的袋,但是拉鏈已經壞了拉不開,畢竟里面也沒東西,我就沒在意
這時那個奇葩監考過來了,查完筆袋里沒作弊的東西對我說,你把前面這個拉鏈拉開
我tm當時心里一萬只羊駝在奔跑啊,我跟他說,這個拉鏈是壞的,而且一目了然里面沒東西。丫說,不行,壞的也要拉開,這是規定。我說那您幫我拉開,您要是幫我拉開我還得謝謝您了。然后那貨就自己拿著筆袋一邊費勁去了
這時我跟他旁邊那個監考說,您要是這么來最好帶著公安局的搜查令,不然當心有人告你們侵犯人權。然后這個監考才又說了兩句稍微好聽點的冠冕堂皇的話,見我不愿理他了才扭過頭去勸了那傻貨兩句算了反正也沒東西拉不開,這時那傻貨還在那費勁呢
丫的,老子三年都沒拉動,你一句話說拉開就拉開了?
所以說,對待不合理的遭遇,別客氣,該懟回去就要懟回去,再不行就報警,去他大爺的
 
 
@媛君醬
我朋友遇到過,檢查出來行李里有隱形眼鏡護理液。非要我朋友喝一口才能走。我朋友拿過來倒了一蓋給他說你喝吧。然后小哥不喝讓她走了。哈哈哈哈,這騷操作笑死我了。
我遇到一次,我的護膚保濕水被檢查出來。因為是韓文的。兩直男小哥看了半天也不能確定是什么。最后來了一個女安檢小姐姐。看了一眼就讓我走了。果然還是小姐姐見識的化妝品多。
 
 
@甘遂
我有次和朋友一起乘坐地鐵,帶了兩瓶半的酒。那個半瓶好像是開了口的海之藍夢6來著。
過安檢時安檢員不讓我們進,我們說我們可以喝一口,證明下這是酒…他說不行,有規定。
那我就讓他找規定,從大海報到pvc板再到他所謂的紅頭文件,都有關于進地鐵攜帶酒的規定,但我們帶的酒恰恰在這個限制范圍之內。
我們繼續和這名安檢員溝通,他就變了一份賴皮嘴臉,說反正就是有規定,反正就是不讓進。
當時我們也挺閑,就在進站口和他掰扯了起來,讓他找領導,來了兩層領導,又說翻規定,之后領導們暫時離開了,又是該安檢員繼續和我們溝通。他說不管怎么樣,今天這個酒你們就是帶不進去。我說那好啊,沒問題,你給我寫個證明,寫清楚我帶了多少毫升酒,因為哪條規定,什么原因,你不讓我進的,還有你的姓名職位身份證號,都給我寫上,我還就要看看憑啥我符合規定你不讓我帶了,你只要寫這個證明,我馬上帶著酒從地鐵站出去。他慫的一比,嘟嘟囔囔也不給個回應。
這個時候倆領導回來了,我假裝hin生氣看了一眼手機“你們已經耽誤我20分鐘了,再不給個解決措施就說不過去了吧?”其中一位女領導明顯是想和稀泥:“是這樣的,本來按照規定,您這個是不給帶的,但是……”我當時有點上頭,我說:“你別給我說什么規定但是什么的,我就問你這酒我能不能帶進去?”之后她說您進去吧,下次要注意啊。
之后回頭看當時卡著我們不放的那個安檢員,已經被帶到另一邊挨批了…
這是我第一次在公眾場合和人口角,雖然很不爽但是也挺爽的
 
 
@Afterlife
我被要求喝過開水,hhh
在學校開水房用保溫杯裝了一杯滾燙的開水去地鐵站
保溫杯里水喝一口
我拿出來杯子告訴安檢是才倒的開水,喝不了(膳魔師的杯子,蓋子是塑料的,里面是開水,蓋子都是熱的)
安檢員摸摸蓋子,沒錯,燙的,打開看看,很明顯被涌出的水蒸氣燙了一下,然后告訴我,看不出來是不是水,要我喝一口
。。。。這真不能喝
正好旁邊有垃圾桶,倒出來點看看行嗎,我也不能在這兒等著等到水涼了再喝一口啊
不行,看不出來是不是水,喝一口
最后我把水倒了帶了個杯子坐地鐵
事件二
今天帶了一瓶沒開過的礦泉水去地鐵站安檢
我知道打開的液體才會要求喝一口,沒開過的我就拿在手上,給安檢員看了一下,準備過去
你水喝了嗎(安檢原話)
好像全班只有我一個人沒交作業,老師問你作業交了沒那種語氣,看似疑問其實帶著命令
大概沒看出來開沒開,剛好就我一個人進站,又把瓶子遞到他眼前給他看看告訴他沒開過的
不為所動,水喝一口
我又認命喝了一口才進去
 
 
@熊飛
我在深圳北站也遇到過,用保溫杯帶了一瓶開水,過去的時候非要我喝一口,我說開水啊,放機器上檢吧,她還是說喝一口,我又說了一句開水啊,他繼續要我喝一口
然后我就強行走了
這人就是智障,什么都要喝來檢查,還放那個檢查水的機器干嘛
 
 
@肥美的cat
我覺得有的東西不讓你帶故意難為你真的是因為他們想要
我上次坐地鐵帶了一個手里劍道具
看過火影的應該都懂     但是作為一個道具它雖然是鐵的但是邊緣都很鈍   不屬于管制刀具
我放在包里過機器,看機器的那個男的安檢員突然問我:你包里是不是有一個手里劍
我心想這小哥可能是火影同好,我說是的
他說這個東西不能帶
我????  覺得很奇怪就問他為什么
他說就是不讓帶
因為我當天是要做地鐵去取東西   取完還要回來的就問他能不能寄存在安保這里晚一點回來取
他說不行
僵持了半天我就走了  想著大不了坐公交  不過先去另外一邊的安檢碰碰運氣
結果很順利的就過去了
所以我覺得八成是那個安檢員想要我的手里劍
呸,不要臉
 
 
@小棍趕豬
很理解她們是為了安全,可是有時候要求太奇葩。我娃兩歲的時候帶著去坐地鐵,一下沒拉住就直接跑過去了。我趕緊后面追,有個安檢員就拉著不讓我走,我說我把娃撈回來就過機,非得不讓,眼見娃往閘機跑,快溜過去了。我急了,一把推開他就朝娃跑,他在后面喊沒素質,威脅安全balabalabala。我就怒了,撈回來娃之后對著他說:“我娃跑了,他才兩歲,丟了你負責嗎?我已經跟你說了,娃撈回來就安檢,我硬闖了嗎?”他還是喋喋不休,大意就是我沒素質我不安檢,吵得我火起,直接就講:“老子今天就不安檢了,你報警抓我吧。”然后就走了,他也沒敢怎么樣,
 
 
@虎口脫險
在深圳車公廟坐地鐵,包里有一個子彈殼過安檢時被查了出來,是同學當兵送給我的,當做紀念品一直裝在包里,之前坐地鐵,坐高鐵,坐飛機都是沒有問題的。
安檢員說:你包里有個子彈殼。
我:嗯
安檢員:你知道子彈殼不能帶上地鐵嗎?
我:不知道,你說說他為什么不能帶上地鐵。
安檢員:因為它在加熱的情況下會*@:%~,
她根本不知道子彈殼能不能帶上地鐵,她只是自己覺得不能帶上去,我詢問其原因來又含糊其辭的糊弄我。不知道一個金屬殼子在加熱的情況下會發生什么危害公共安全的事情。隨后她又叫來了領導。
領導的出場,一般是要抖一下威風的。上來就呵斥我:你不知道這不能帶上地鐵嗎?
我:不知道,你把文件拿出來,如果有規定,我自然遵守。
然后領導他把拿出一個文件夾翻了起來,指著里面的一句話說,就是這條規定。我走近一看:不能攜帶槍支彈藥乘坐地鐵。
我:子彈殼是槍支彈藥,你把它裝在槍里,它能發射出去嗎?
領導:我怎么知道你要帶它做什么。
我:淘寶上賣彈殼的工藝品一搜一大堆,這有什么不能帶的。
領導:就是不能帶!
隨后,我拿起我的彈殼裝進包里,從另一個地鐵口進去了。
 
 
@初見
仙本那潛水回來到浦東機場轉機,轉機安檢時突然把我扣下了說有液體,是我gopro的浮力棒,在浮潛時進水了,也就30ml吧,按容量看肯定是可以帶上飛機(不托運是因為怕飛機氣壓高會把浮力棒里的水壓出來把行李箱弄臟,就自己那個塑料袋手里拿著)。安檢的小哥哥聽我解釋了一番,是因為深潛水壓把海水壓進去了,我控了5天也沒把水弄出來(一體式的也拆不開,甩也甩不出去)小哥哥就想把我的浮力棒扣下,但因為是租來的,我也不想就這樣被扣住就解釋了一番會給商家賠錢的,后來安檢小哥哥就不停的打電話幫我聯系快遞,或者請示領導,同時我跟商家溝通這個進水的浮力棒。最終小哥哥放我過去了告訴我下次進水了還是直接托運吧,怕我賠錢給商家,領導就讓我過了。
 
 
@匿名用戶
我第一次去北京玩,坐地鐵,那時候也還年輕氣盛,排了好久的隊,安檢的是一個跟我差不多大的一個哥們兒,他看著我手里的飲料,眼皮都沒抬,說:喝一口!我一下就火了,喊:啥,我買的飲料憑什么讓你喝一口!這是什么規定!你開什么玩笑!他看了我一眼,估計看我挺橫的,也沒說別的!我就過去了!(手動捂臉)我補充一下,過了安檢我都沒有反應過來,我還在給我爸媽打電話報平安的時候說起了這件事,我老爸說:什么?在北京還有這么囂張的搶東西的,你也別客氣,搶你東西就揍他!我說:嗯嗯嗯!
 
 
@Ringo
在上海,單肩包一直不用過地鐵安檢。
有一天我離開學校坐地鐵去辦事。
延安西路地鐵站的安檢把我攔住“單肩包過一下安檢,給我看一下也可以”
我一直是個很配合工作人員的好同志。
我很大方地打開包,給他看。
誰知他漫不經心地瞥了一眼,讓我過了。
我火騰一下上來了,這種安檢,和沒有安檢的區別是,我的時間被浪費了。
我問他“我包里有什么?”
他當然答不上來,他壓根沒怎么看。
“你要看,我給你看了,你連我包里有什么都不知道,你這算什么安檢?你把你領導叫來”
安檢員:“我沒有領導”
“這話說出來你自己相信嗎?你把他叫出來,還是我打電話投訴你?外包的雇員會沒領導?”
然后領導出面,歡樂二打一。這件事就圓滿結束了
 
 
@貪狼飛影
某日,辦事,戶口頁、畢業證書等等重要文件拎在一個紙袋里,去南京三號線雞鳴寺站坐地鐵。熟悉南京的都知道,那里是人才市場,檔案什么的都得去那兒。
當時剛剛下過雨,我就把包撐開(紙袋沒有封口)點兒,把證書露出來,給安檢員看,“這個是證件,比較重要,麻煩人工安檢下。”
安檢員眼皮都不抬一下,“去安檢機里過一遍。”
我看了看安檢機旁邊“貴重物品請勿放入”的牌子,又請求了一遍人工安檢。
安檢員:“去安檢機里過一遍。”
擦,我遇上事兒了。剛好,事情辦結束了,有時間。
我指著袋子里,“這個是勞動合同,這個是畢業證書,這些都是唯一原件,丟了很麻煩的,麻煩你看一下吧。”
安檢員兩眼朝天,“我不看。”
我:“你找茬是不是,都說了是原件,你們自己說的貴重物品不要放入的!”
安檢員理虧,就指著旁邊個鐵皮臺子,“放那兒,我來看。”
那個鐵皮臺子,不知道是不是放過雨傘還是什么,全是積水。
我:“你腦子有問題啊,我這都是證書原件,不能沾水啊。”
我氣憤得把包撐開,“你給我看仔細了,是不是證書!看,有沒有炸彈!艸!”
安檢員:“我不看!”
“是你自己不看的,我進站了啊,誰TM敢攔,我弄死他!”我就氣呼呼地去刷卡了。
事后,打12345投訴,堅持要經濟賠償,最后給了一張地鐵卡,可以免費坐兩個來回的。于是就作罷了。
 
 
@周樹人
這就讓我想起來,之前坐地鐵,我有一個手槍形狀的鑰匙鏈,我覺得戴著太累贅了,就一直扔在包里。
等我過安檢的時候,安檢的小姐姐問我,你包里是不是有把槍?
我還愣了一下,一臉懵逼,說:沒有啊
這時候氣氛很微妙,周圍的幾個男安檢就圍過來了,一個人示意我往后,另一個安檢直接走到我包旁邊,問那個小姐姐:槍在包里嗎?小姐姐點了點頭。
然后那個男安檢就開始伸手翻我的包,還問是在包底嗎,小姐姐說是。
結果沒找到,旁邊的安檢說包底是不是有夾層!
然后他們就把我的包360°環顧了一遍,最終安檢小哥摸到了那個鑰匙鏈,兩只手指拎著把它從包里提了出來。
周圍陷入一片沉默。
然后安檢小哥還給我道了歉。
 
 
@我是一個家丁
上次與一女性友人同行,下地鐵的時候該友人的包里被安檢說是有噴霧,不行。
有是確實有,是那種化妝品的。我不太懂化妝品但是感覺應該都便宜不了,就想著能不能帶進去,說收好了擱包里不拿出來,不行,怎么都不行。關鍵吧這時候他顯得多盡忠職守,多認真工作,實際上檢測人身上的時候只是拿著儀器稍微擺一下而已,特別糊弄,裝模作樣的。
這不是第一次。該友人在這一站已經被刁難了好幾次了。得從這站下地鐵,躲不開,沒法。之前聽她說好幾次了我說這次不行,我得給你帶進去。
妹子有點急了,說要不然不要了吧。我說不行,慣他一次就蹬鼻子上臉。當時我就把聲音放大了來。本人嗓門不說很大,最起碼大聲說話的時候聲音還是不小的。過一會應該是隊長的一個帶倆人過來問怎么了。我把事給他一講,從兜里直接掏出來一根那種長的釘子型物體(某寶上說的防色狼啊balabala,我之前買東西人送的,當鑰匙墜用了,差不多5-10cm?),往臺子上一拍。我說這東西我就帶身上你查出來了么?拿著個儀器隨便一掃糊弄誰呢?我這個可以對人體造成傷害的都能過,她那個化妝品噴霧憑什么過不了?
隊長拿著那玩意端詳了一下。給我了,告訴說進吧。
我倒也不是說怎么刁難人怎么怎么的,保障地鐵安全確實是好,但是要做咱就做全套了,一邊跟那嚴著一遍隨便放嚇唬誰呢?
 
 
@蟹蟹蟹阿金
有一次買了一瓶生理鹽水
坐地鐵非要讓我喝一口
然后我解釋了半天這是生理鹽水
上面寫著氯化鈉溶液
感覺他們總覺得這是什么硫酸之類的東西
就是因為我嘴賤多說了一句這就是普通鹽水
當時趕時間
懶得跟她爭
平時也沒喝過生理鹽水
好奇心使我忘記思考爭辯
我廢了好大勁給它弄開
尼瑪 一口喝多了
那味道就像吃口鹽再喝口水還帶點醫院的味
也許是當時我表情猙獰
他們讓我歇一會
尼瑪估計是看我沒事了才確定那水沒危險
 
 
@肉肉都長閨蜜身上
上次買了長沙往返飛倫敦的機票,要先由南昌做高鐵到長沙,然后長沙轉飛機飛倫敦,過些天再從倫敦返程回長沙,期間我行李里有兩瓶75毫升的防曬噴霧,都沒有被查扣,可是從長沙回南昌的動車安檢的時候被長沙火車站的安檢查了下來,要求我留下不然別上車。
當時七八月份基本很多女士包里都帶了防曬噴霧,長沙火車站查了好多下來,有一對母女也是剛剛下飛機轉的高鐵,被氣的當場把噴霧全部噴完了,嗆的安檢員咳嗽,當場說人家沒素質,我就奇怪了,出境的飛機都能上為什么你一個高鐵不讓我兩瓶用到一半的防曬噴霧上?還要說人家沒素質?
好吧后面說可以快遞走,長沙到南昌快遞費收了我20?還不能我自己叫快遞來收,必須是安檢規定的快遞才可以給我寄?我可以說你們安檢的收了我的回扣嗎?
 
 
@TJc
16年的杭州,還沒有液體檢測儀,趕上G20峰會查的又嚴,帶液體進出地鐵安檢用的還是喝一口的土辦法。以上背景。
本地讀大學周末坐地鐵回家,隱形眼鏡護理液就放在一個小行李箱里。過安檢的時候查出來箱子里有瓶液體,安檢員叫我拿出來:
什么液體?
隱形眼鏡護理液。
喝一口。
我當時反正也是卡殼了,腦子里還飛速轉過護理液應該和眼淚水成分差不多就是生理鹽水加一些抑菌成分喝一點應該死不了、要喝的話姿勢是不是和喝尖叫一樣對著嘴巴噴一點出來之類的……
大眼瞪小眼的時候邊上一個女性安檢員大概平時戴隱形眼鏡吧,跟我說沒事了讓我趕緊走,還瞪了讓我喝一口的安檢員一眼。
到現在每次坐地鐵我都盡量不帶液體,過安檢就會想起隱形眼鏡護理液喝一口。
 
 
@Iridescent
坐標哈爾濱松北區,與安檢無關,但是事情略有同工之妙
本人今年大一,然而未滿18,去我們那里的建行營業廳激活學校郵寄的銀行卡,以防萬一帶上了父親一起去激活
營業員問題一“如何證明這是你爸”
于是我們折騰回家取了戶口本
營業員問題二“你家戶口本上人太多了,我們無法確定親屬關系”
“那怎么證明呢?”
“換個戶口,只有你們一家三口的”
“可是換不換戶口本上的關系都是一樣的啊”
“不行,這是規定”
“那還有沒有別的方法?”
“有,請帶出生證明以及孩子母親一起過來”
于是我們有折騰回老房子翻箱倒柜找到那張破紙,又只能等到雙休日才能去辦業務
因為銀行下班比我母親下班早
所以說,沒有出生證明,無法證明我是我?
你拿著我的身份證,看著我的臉,告訴我我不相信你是你?或者說,我懷疑你是否出生過?
以為是這家營業廳的荒唐規定,結果上官網查看,半點有關條例規則均沒有
也就是說,我們一家三口,因為一個也許并沒有成為規則的規矩,被折騰兩三次。
 
 
@匿名用戶
我感覺有的安檢員,就像小學值班查紀律的小學生……自認為有點小權利,就飄得不行!
我必須要吐槽一下北京物資學院地鐵站B口的那個安檢員小哥 嘛了個機,智障一樣!
早上急著去上班,手里提的是紙袋子,里面是空的,啥都沒有……我用來放鑰匙和地鐵卡的……因為著急,鑰匙和地鐵卡都在兜里,還沒來得及放里面!我就提著一個空紙袋子過去,他攔住我說要過安檢機。我給他看了一眼,是空的……他說不行,這是規定,規定一定要過!胳膊像升降桿一樣攔在我前面!!!!我就放安檢機上了,還要靠別人包壓著,才能過,太輕會被卡在那!!!
我為啥這么生氣?因為特么的前面一起走的兩個女生背著包都過去了,我提個袋子給我攔住了?看我五大三粗好欺負?腦子有病……
 
 
@匿名用戶
當時學畫畫,坐地鐵去畫室,包里有顏料,那安檢員說讓我把包里液體拿出來,我就把水,布丁,和顏料拿出來了,是瓶裝的顏料
那個安檢員說買個都吃一口
我:???
我就喝了一口水,吃了一口布丁(小賣鋪買的,五塊錢一個)然后顏料我不是沒吃嗎
安檢員就說那個還沒吃
我說那個是顏料,畫畫用的
安檢員說知道,吃一口
???
我說這個不是食品顏料,不能吃
安檢員又說是液體必須得吃一口
………
我說這個真的不能吃
那你別坐地鐵了
???
我就duang的一聲把書包放到臺子上,然后把東西都裝到包里,我就直接走了,他在我身后喊我,我也不回頭不知道為什么他不直接上來抓我
我懷疑她是不是就想找事玩…
 
 
@joker
今年六一前夕,帶閨女從河南北部去廣西南寧玩,閨女一直要求坐火車臥鋪,無奈買了張長達28小時的臥鋪車票…因為行程中有海邊,所以帶了一堆大大小小的噴霧,而且都是剛買的…全新產品…未拆封…
悲劇的就是火車站安檢說壓力罐禁止帶上車,  安檢小姑娘還看著我給我閨女買的各種噴霧說和她用的是一個牌子,高高興興的告訴我,無法帶上火車,需要就地處理,說著就要幫我處理了…
我說,能先寄存在你們這里嗎?畢竟也好幾百呢,小姑娘微笑著說,不能!只能處理掉!
哦,我打個電話。喂,姐啊!你來一下你們安檢處唄!我把東西給你,你給我保存一下。
小姑娘好像有點傷心…
 
 
@匿名用戶
在學校養了兩條魚,叫紅傲天和大燈泡放寒假了,我怕不帶它倆回家下學期來會發現倆干尸用礦泉水瓶裝著,大包小包坐車回家去了地鐵。
這兒沒問題,有那個檢驗的機器汽車站沒有機器,只有個拿著電棒吆喝的大爺,包過安檢了,大爺瞅我拿著的礦泉水瓶非讓我喝一口。
我有點兒懵逼,看了眼大燈泡若隱若現的尾巴“不能吧,里頭有魚”
“啥子?快點喝一嘴兒卅”
“不是,內個,里頭有魚”
“囊個也?妹兒你搞快點喝一嘴兒卅”
“……”當然了喝是不闊能喝的,我把瓶子懟大爺面前讓他看清楚了里頭活蹦亂跳的紅傲天和大燈泡。
“噢噢,你勒頭有魚嗦,你早點談嘛!”然后我就坐上了回家的汽車。
我覺得吧,工作人員一般看見拿著飲料還是瓶子啥的都會讓你喝一口,不能喝你就好好解釋一下,強硬讓你喝?可以,你先給我喝一口,你喝啊,不喝我投訴你噢。
遇見的大部分工作人員都是通情達理的,當然不排除有一些讓人無語的情況出現,害,投訴嘛。
最后,我辛辛苦苦帶回家養的倆魚,被精通偽裝之道恒心耐心爆表,潛伏數日攻人不備的人間大殺器喵星人旺仔吞入腹中,我合理懷疑它認為魚是我特意給它買的,不然為什么一點兒愧疚之情都沒有,裝也裝出來一點兒好嗎! 
 
 
@匿名用戶
說一個我自己的吧
今年的5月份左右吧,早上趕第一班高鐵去蘇州,臨走媳婦給帶了一杯開水
因為離高鐵站很近(5分鐘的車程),所以到了安檢的時候水還很燙,于是有了如下對話:
安檢員:杯子里面是什么?
我:開水
安檢員:喝一口
我:開水,很燙的....
安檢員:裝作喝一口不會嗎?
我:哦……
原來這樣也可以……
 
 
@花妍巧語
突然想起上個月去深圳玩,發現深圳地鐵安檢需要檢查液體,如攜帶瓶裝水之類的飲品都需要單獨過機器或者喝一口,為了節約時間,我在老街地鐵站安檢之前將礦泉水瓶里的水喝完了,把空水瓶放在包包側面。結果過地鐵安檢時,地鐵小姐姐還是讓把我的空礦泉水瓶拿出來,喝一口?!我愣住了,結果姐姐把我的空瓶子放在機器上檢驗說可以了…………我覺得有點無語,說我不要了,空瓶子給你吧!小姐姐很生氣說她那不是垃圾桶……
所以……深圳地鐵是空的礦泉水瓶也要喝一口嗎?可以告訴我怎么喝
 
 
@皮皮
分人吧,
上次飛機安檢,前面有個女的一臉傲慢態度很不好,過安檢箱子里有一罐奶粉,她不想打開箱子一直在埋怨,還說去日本的時候也沒讓打開檢查。然后安檢小姐姐就非讓她打開嘗一下,奶粉就這樣干吃了一口,等了很長時間后她才過去安檢
后來過來個小哥問剛才的小姐姐怎么了,小姐姐說剛才那女的一直不配合我就讓她嘗嘗她的奶粉,小哥說這種無所謂,小姐姐又說日本不檢查咋不待在日本別回來啊
到我安檢后,書包里有一罐咖啡,小姐姐笑著詢問我能不能打開包看一下,我說可以,小姐姐拿出來看了一眼對這另一個安檢機前小姐姐說沒事就幫我放好拉上包,我全程微笑
可能是小姐姐看我比較帥吧
 
 
@安檢員
唉~臥底來了啊,列位別噴啊
作為安檢員,可以告訴你,記住時間地點,可以投訴的,而且,當場就可以要求找其領導,拿手機錄著,保證鬧到最后也是給你賠禮道歉
這種喝一口的方法,只適用于飲品,水飲料這類的
其他的液體,或者是乘客不想喝的,可以用液體檢測儀檢測,而且是儀器是標配
所以,安檢員不是看你不順眼想為難你,就是帶著情緒上班,沒事找事
    錢柜美文網
    通比牛牛控制 北京赛车app软件下载 江西11选5彩票点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辽 竞彩指数即时指数 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翻麻将游戏两个人玩 广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彩票开奖黑龙江22选5 期货配资公司加盟 辽宁快乐12选五遗漏走势 华东六省15选5历史开奖 云南十一选五 中原河南麻将手机版 分分11选5开奖 二人麻将规则图解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