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比牛牛控制
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 qiangui999 > 懷舊美文 > 正文

沈志強‖散文‖憶安師附小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20-01-21 07:48 閱讀:次    作品點評
作者:沈志強
 
    看到9月8日《安亭報》上《安師附小恢復辦學迎新生》的報道,筆者感到震驚,自然會引發筆者對安師附小的回憶。
    說到安師附小,筆者可算是安師附小人,當然有懷舊情結。據筆者所知,安師附小原來只是在安師校門南借用蘭塘村的幾間民房開設的附屬小學。一九五三年縣教育局決定將原安師附小和原安亭中心校合并,并取名為安師附小。(全名應是江蘇省安亭師范附屬小學,1958年嘉定縣劃歸上海,遂改稱為上海市安亭師范附屬小學,簡稱安師附小。)筆者正是在這一年轉入并校后的安師附小讀四年級。第三年即1955年筆者便是擴校后的安師附小第一屆畢業生。(以前安師附小還沒有過小學畢業生。)筆者當然可以稱得上是安師附小人了。
    當時的安師附小,四年級以下是在西部府城隍廟(即后來的黨校,現在的菩提寺)上課,五六年級才在東大街本部嘉定城隍廟內上學。當時,本部像樣的教室也只有東西對峙的兩排共四間,每兩間間有一小間作為教師辦公室。兩排教室間有一塊小方場,可容三四百人。其余教室都在大殿西邊的原尼姑庵的房子里。大殿作為開大會的會議廳,廳旁小屋作為大隊部和活動室。筆者讀五年級時,教室還在大殿西邊的尼姑庵房子里,屋中還有四根木頭頂樑柱呢,地面是泥地,原有的地磚已破碎,只得逐步去除,室內陰暗潮濕。到六年級時才搬入稍正規的兩排教室中,但教室也偏狹小,只能排三組雙人座位,班級人數只能在四十人以下,否則,就濟濟一堂了。校門朝南,開在東大街原城隍廟演戲舞臺樓下的通道。東邊偏房做食堂,西邊偏房還是當時安亭郵政所呢。但學校后面的操場較大,俗稱“城隍廟大操場”。解放前后,鎮上很多大型活動和集會都在這里舉行。操場西北東三面有鐵絲網圍住,平時也開竹門的西大門。它直通鎮北后街,可到西部,向北可到安師。
    當年的安師附小就是這樣的條件,西部更差,后面小間還有泥塑老爺呢,與現在將要新開張的安師附小比,無論是規模、設施、教師配置,怎能相提并論、同日而語呢!
    但就是在這樣的學校里,筆者第一次遇到有這么生動有趣形象思路開闊方法多樣的講解算術(即現時的數學)的青浦籍張懷禮(女)老師,使我愛上了算術,小學時就喜歡看雞兔同籠、水池儲水等有趣的書。也就是在這樣的學校里,筆者第一次從錢秀娟(女)老師那里,懂得如何關心人,如何學習語文,如何閱讀課外小書。也是在這樣的學校里,筆者學會了敲隊鼓,放學后還可在操場上踢橡皮球(比足球小而軟的球),還可組織比賽。1954年還能聆聽全國優秀輔導員朱冰心(女)老師參加全國會議的傳達報告和受朱德總司令接見的全過程。
    筆者自安師附小畢業后,附小隨著大躍進年代和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市屬工廠變遷安亭職工子弟的增多,學校確實大發展了,先后又建了兩排四間式教室。但據說六一年六二年時仍有四、五年級學生仍要借用安師的教室上課。雖然1961年按縣教育局指令又分成安師附小和安亭中心校(以原西部府城隍廟為中心校)。安師附小還是發展很快,名聲更高,成為縣教育局直屬單位。文革前,學校升學率幾乎是年年百分之百。
    當筆者也當教師時,當時安師附小校長特意通過教育局把我從安亭初級中學拉回安師附小,要救急教畢業班算術。后來,因為學校缺教師,我又成了安師附小的教師,更成了名符其實的安師附小人了。
   在安師附小的多年生活,筆者深深體會到:安師附小是依附于安師而存在的。每年開學,安師校長都要為附小全體教工作一次形勢報告,每學年第二學期都會由安師安排十多名畢業生來校實習,安師教師每有教學研究和體會便向附小教師講解和傳授。而每學期附小教師要有幾次公開課讓安師學生集體聽課觀摩。這才是安師和附小的關系。如果沒有安師的存在,何來附小的誕生。而如果只有附小而沒有安師,則豈不成了無根之木、無淵之水,是沒有根基的閣樓。
    后來,因為文化大革命的關系,大家都知道的,學校停課……又復課,且各自為政,這樣便產生了戴帽子中學,但校名還是安師附小,其實,跟安師已無關系,校名也無任何組織關心。直至1975年7月,縣教育局將安師附小和工區職工子弟學校合併,再重新分拆成,中學是新安中學在附小校址,小學是工區小學(后改為昌吉路小學)。至此,安師附小已不復存在。這是筆者親歷的經歷。
    對這一段經歷,筆者也有悲哀的回憶。筆者記得,筆者帶安師附小戴帽子中學首屆畢業生(七二屆)時,畢業一學期上課的教室,還是筆者小學畢業時(五五年)的教室,將近廾年,學校竟無大的變化,這就是文革時期的安師附小啊!已經由小學發展到中學了啊!
    再說安師本身,也因文化大革命的關系,學校名存實亡。直至1978年恢復高考后,中專也才招生,安師又重新開張。直至1985年6月才在縣教育局的促成下,找當時已為縣重點小學的昌吉路小學,為安師附小。但隨著國家教育事業的發展和要求,至1995年中等師范又停止招生,三年后的九八年春,因安師的不復存在,安師附小又由區鎮兩級政府決定拆解成新的安亭小學和新的紫荊小學,且都易地建校。安師附小已徹底消失成為歷史。因為此時的安師也已在九六年就改為中學。安師和附小,都已不復存在。
    不過,如果此時,有一個小學仍保留原名,且仍在兩個原附小校址任選一個,倒也可以保留原名了,像“一師附小”那樣。可惜沒有。
    這一段歷史,筆者雖然不在安師附小,但因生活在一個鎮上,又因寫鎮志的關系,對這一段歷史過程還是梳理過的,也是熟悉的,有記憶的。
    在這個十多年過程中,安師附小(昌吉路)又曾經輝煌過,只因昌吉路校區太小,高年級又只得借用原安師附小(東大街城隍廟)校舍上課。那幾年,接收編外學生還得多收贊助費呢!
    可惜,現在昌吉路小學早已改建成商住房,而原先東街的安師附小(后改稱新安中學)校址,至今還是空曠著、荒蕪著,教學大樓已拆除,四周是兩米高的圍墻,圈住“保護”。只有六、七棵杉樹默默地高高聳立著,有三層樓那么高,似乎只能向上天訴說著什么似的。
    回憶安師附小,筆者感到欣慰。因為自己是安師附小人,不僅是安師附小曾經的學生和首屆畢業生,還是安師附小曾經的老師呢!但筆者又感到悲哀。因為安師附小應該已經成為歷史的名詞,不再有復名的可能和必要了。因為一則是安師已不存在,俗話說:“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二則是中等師范不再恢復,這是教育發展的必然,是歷史發展的必然,也是國富民強文化水平提高的必然。筆者認為我們不能逆歷史潮流而動啊!一段歷史應該結束,這是時代發展的必然。安師附小只能作為我們的回憶和紀念了。
    但奇怪的現實是,安師附小不僅要恢復辦學,而且要迎接新生(不只指剛入學的學生,當也指迎來新生久遠之意),而且這還是官方的正式報道呢。筆者又受到震驚了。筆者盡管是一個安師附小人,并且是有懷舊情結的,但也認識到,不能因為自己一己的感情因素,而要求保留或重新使用“安師附小”校名,也不能逆潮流而動,更不能影響新生學校的發展前景啊。安師附小只能在我和我們大家的心里成為回憶和紀念了。
    筆者真的被報道震驚了。不知究竟為我回憶中的安師附小歡欣還是悲哀呢,還是應該為新開張的安師附小歡欣還是悲哀呢!筆者不知道如何說,也無話可說。即使想說,我又能說什么呢?
    錢柜美文網
    通比牛牛控制 吉林微乐麻将下载安装 上海11选5在线开 1zplay电竞比分网手机版 007即时比分 球探比分app下载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 8波足球比分 8bobf 闲来贵州麻将1.0.9 股票融资杠杆 河北真人四人麻将 棒球比分直播日本 如何提高成都麻将技巧 青海11选五任选走势图 九鼎投资股票吧 打哈尔滨麻将的微信群 20120517竞彩足球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