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比牛牛控制
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 勵志美文 > 職場勵志 > 正文

關于崗位競聘的幾點思考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19-12-22 15:55 閱讀:次    作品點評
原創: 高原麥客
 
叢林法則從來都是弱肉強食,放在現代的競爭社會,也是一樣的道理。什么雙向選擇,什么競聘演講,什么末位淘汰,說白了就一個意思,通過層層過濾篩選,留下企業或者企業領導人需要的人才。
 
天下沒有絕對的合理,也沒有絕對的公共。那些渴望絕對公平、理想的人,實際上是一種幼稚無能的表現。在任何社會,任何歷史時期,人都是分層的。
 
就像叢林里有大象,有老虎,有獅子,有野豬,有羚羊,有兔子。即就是在同一個種族里,也有嚴格的階層化和社會化。誰是首領,誰是獵食者,誰是瞭望者,誰是偵察者,都有嚴格的崗位分工。
 
可如果走在大街上,你覺得眼中看到的人全都和你一個樣,不都是兩條腿撐著,肩膀上頂著顆腦袋,那你就錯上加錯。如果把現實社會比作叢林,你以為眼中看到的全都是兔子,其實他們有的人早已經進化成另外一個物種,大象、老虎、獅子、野豬,當然大部分會是羚羊和兔子。
 
吳軍老師在《見識》中有一段話,讓我記憶猶新。他說:“20世紀80年代后出生的這一代人,可以問問自己的父母。即使在那樣的社會體制內,農村和城市之間依然有一條無法逾越的鴻溝,農民進城被稱為“盲流”。
 
城市之間也分三六九等,即使是北京,也有大院和胡同之分;有坐小車、坐公交的和騎自行車之分;有裝電話和沒裝電話之分。有人在天上,有人在地下,從來都是社會的普遍現象。
 
在相對成熟、科學、合理的制度出來之前,延用舊的制度無可厚非。不管它是否合理,是否科學,社會總應該有一把尺子,掐尺等寸把人所有人按階層區分開來。讓一種制度或者秩序得以延續下去。
 
那些整天喊著,不公平不合理的人,也許從沒有考慮這樣一個問題。向上的通道從來都是打開的,也是暢通的,可你得憑能力、運氣和努力才能爬上去。而不是對體制本身憤憤不平,或者怨天尤人。
 
中國的高考,在一部分人看起來,就不公平,也不合理,甚至是對人性的摧殘和壓制,不也長久的延續下來了嗎?因為大多數人雖然覺得不合理,不公平,但也只能接受,只能認可,并一直遵照那個規則。
 
在整個社會的變革中,人們或多或少體會到各種新事物和新觀念的沖擊與壓力。同樣是身強力壯的同齡人,有的在家務農,一年下來,土地收入大約在三到五千元左右。而坐在電腦前的程序員,動動手指,一個月也能收入好幾萬。當然還不算那些在外企上班的白領階層,動輒年薪百萬、千萬已是平平常常的事情。
 
不知道從那篇文章看到這么一個對比,說如果索馬里海盜知道,他冒著生命危險,在槍林彈雨中忙乎一整年,還抵不上一個程序員一個月的收入,會是怎樣的一種悲憤呢?說明知識決定社會財富的分配和流動。
 
當然在整個社會中,不乏那些從底層最終逆襲成功的人。可這樣的人微乎其微。就像曾國藩說的:“大部分人不過是販夫走卒罷了。”美國商務部前部長駱家輝在當選華盛頓州州長的時候講,從他爺爺家到州長的官邸只有100米,他們家整整用了兩代人的時間。
 
繞了一大圈,就是為了說明崗位競聘的合理性。對于一個企業來說,效益和產值是關鍵。而決定效益的直接因素,除了提升機器的性能,就是對人員的不斷優化。而競聘上崗就是刪繁就簡,對臃腫的機構進行裁撤,對人員進行整合,把合適的人放到合適的崗位上,使企業利潤最大化。
 
那些長期呆在一個崗位上的人,或多或少都缺乏激情,甚至出現得過且過的思想。有的人不思進取,還想枕著自己的功勞簿混日子。無疑這些人將成為企業的負擔,和制約企業發展的絆腳石。之所以會口口聲聲說:“不公平,不合理。”往往是打破了他們的平靜與安逸,讓他們深深的意識到危機。
 
好漢不提當年勇,可有那么多并非好漢的人,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比如“我在什么崗位干工作,如何如何的努力”,比如“我上班多少年,把多少青春奉獻給了企業”,比如“我給企業做過什么突出的貢獻”。其實是企業成就了自己,如果沒有企業,自己什么也不是。
 
即使你不在這個企業,去了別的企業,別人也不可能把你當佛一樣供起來,為了自個生存,還得為企業出力流汗。按照最底層的交換法則,你只有付出了,企業才能發給你相應的薪酬。是企業成就了今天的你,而不是因為你的存在,企業才有了今天的發展壯大。
 
如果你一定要說,:“企業不就是由人構成的嗎?”這話不假。但企業如果沒有你,還可以來穿黃的,穿紅的,穿綠的。中國最不缺的就是人,企業絕對不會因為某一個員工,而關門大吉。一個普通人,對一個偌大的企業來說,你的貢獻微乎其微。
 
很多人常常過分看重自己的貢獻。就拿我來說,被公司選派駐村扶貧,原崗位保留。我走的時候,手頭還有一大攤事兒沒干完。當時我是真的有點高估自己的能力和重要性,“沒有我,單位可咋轉?”這是我當時的真實想法,現在看來,那時的我,多少有一些杞人憂天。
 
我駐村扶貧兩年,基本是全脫產的,除了一年參加公司的民主生活會外,大部分時間我呆在村里。可在我離開兩年多的時間里,公司就像一架運轉正常的機器,完全沒有因為我的缺席,而停止轉動。并且公司各項指標都能超額完成,一派政通人和、欣欣向榮的景象。
 
當時,我最大的感受是,我的工作其實沒那么重要,也沒有多少技術成分。誰都能干得了、干得好。與整個集體或者企業比起來,一個人的力量實在是微乎其微,甚至不值得一提。那一刻,我有一種巨大的危機感,如果我不學習,不成長,不敬業,不努力,隨時都會被取代。
 
其實企業的每一次變革,都是一種自我進化的過程,企業也像人一樣,別人都在改變,就你一個不愿改變,你有可能成為那個最先被淘汰的對象。接受新的不熟悉的東西,拋掉舊的、傳統腐敗的東西,而那些舊的東西,似乎已經深深的鑲嵌進身體,要改變,要摒棄,肯定要傷筋動骨。
 
作為個人,一定要洞察事實,了解整個社會或者企業發展的趨勢,抓住機會伺機而動。不是有句話說的好:“趨勢來了,連豬都能飛上天。”在企業任何重大轉折時期,如果呆在原來的舒適區內,而不愿意直面現實,一定會被潮起時的巨浪拍在沙灘上。
 
干一種工作太久,或者在一個地方呆的太久,就會喜歡上那個地方。因為安于現狀本身就能獲取一種安全感。面對陌生環境,很多人的第一反應緊張、恐懼、迷茫、怕自己干不好。這是一種心理上的變化,也是一種生理上的變化,要學會斗爭,和別人斗,也和自己斗。
 
任何東西都有利有弊,就像羅曼羅蘭說:“上帝為你關上一扇窗的時候,會為打開一道門。”挑戰往往與機遇共存。老輩人常講的一個道理,“樹挪一步死,人挪一步活。”你不走出去,不去直面,不去試錯,怎么就知道自己不行呢?
 
現在來想,其實那些害怕變化的人,害怕走出舒適區內的人,對制度普遍抱有成見的人,何嘗不像高爾基《海燕》里那些懦弱的海鴨,把肥胖的身軀躲在懸崖底下,驚恐看著天上劃過的一道道閃電。只有勇敢的海燕,才會在閃電和雷鳴間高傲的飛翔。 
 
在《通往財富自由之路》中,李笑來先生說過:“工作有兩種狀態,一種是給老板打工的人,一種既是給老板打工、同時也給自己打工的人。給老板打工的人,每天踩著點上下班,他們大多“磨洋光”喊“高價”。而給老板打工同時給自己打工的人,常常是把工作和成長并聯的那一類人。
 
那些大聲疾呼,“不公平,不合理”的人,更有可能是因為對以前的崗位念念不忘,對現在的崗位不滿意。可如果按照另外一個邏輯推理,假若自己被換下來,往往說明自己的崗位并不重要。而假若你不但沒有得到晉升,反而連原來的崗位都弄丟了,更說明了自己的能力不行。
 
能在原來的崗位上呆那么久,一方面說明運氣好,另一方面說明自己被嚴重高估。除了慶幸,應該引發更多思考,“如何能做一個不被取代的人?”無論采取哪一種方式,最后成功競聘此崗位,都是一種能力的彰顯。
 
在競聘這件事上,不外乎企業領導夾雜個人感情,這是一個很難界定的范疇。復習一下前邊的內容,競聘的目的是什么?是打破舊體制,接受新變革。使企業運轉更流暢,利潤最大化。可一個領導如果能站在變革的前沿,一切為了企業長遠發展考慮,而他采取什么方法,在什么場景下做出決策,都是合理的。
 
便于工作,便于上下溝通,去掉中間環節,讓工作更暢通,執行更快速,即使暫時會引起一些負面因素或者輿論,都是正常的。現實本來就是殘酷的,不可能面面俱到,或者考慮到每一個人的感受。適者生存從來都是硬道理。
 
不斷輸入新鮮的血液,讓人才快速流動起來,淘汰那些影響發展的人和設備,讓企業輕裝上陣,才能在日益復雜的環境中立于不敗之地。
 
走出去,打開自己,接受環境的變化,用知識不斷武裝自己。提升能力,就是提升自己的競爭力,想要不被淘汰,就要適應變化,盡可能讓自己成為那個別人無法取代的人。
    錢柜美文網
    通比牛牛控制 今日陕西十一选五开 手机qq麻将连线下载 排列3分析软件 安徽麻将有挂吗 极速飞艇app 山东11选5 快乐10分助手 中国sm捆绑视频 真人卡五星麻将下载 江西休彩11选5开 幸运11选5开奖结果 安徽麻将辅助神器 黑龙江11选5计算 江苏十一选五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号 山东20选5开奖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