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比牛牛控制
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 www.qiangui999.com > 短篇小說 > 正文

三叔的嘴(小小說) | 王永壽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20-01-02 07:41 閱讀:次    作品點評
作者/王永壽
三叔嘴里叼著煙,一路冒青煙走向村口小店,店門口一小撮人正聊他的閑話,見他過來就閉口了。 
 
我是買煙時聽到那一小撮人竊竊私議我三叔,說我三叔那張嘴會“翻花”、又是一嘴“油腔”……“翻花”是我們這兒的土話,指的是騙人;“油腔”,是油腔滑調。我清楚我三叔的嘴,盡愛瞎掰扯。
 
曾有人當著我三叔的面說,師仔,你的嘴皮子,能把樹上的鳥兒騙下來,水里的魚兒喚上岸來 
 
三叔聽到這樣褒獎他的話,樂得嘴皮子咧得上翹,馬上丟根煙那人。他咋聽不出人家這話是在諷刺他,還得意洋洋的。
 
三叔已奔五,但不顯老,那副表情詭黠,讓人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他衣著很光鮮,頭發梳得溜光,小眼睛,薄嘴唇,一笑起來就眼睛瞇成了一條縫,嘴皮子上翹著,顯得很得意的樣兒的。三叔不像個莊稼人,做事不下力,跑毛蛋,莊戶人家的腿插進土里知道自已是泥腿子,他不是,整天瞎溜達。 
 
 
三叔逢人笑向先,笑得忒夸張,讓人覺得那笑造作、虛偽。 
 
三叔在我們村里,表面上大家尊敬他,畢竟他在我們村算個人物自然村的最高長官——村民小組長。地方上的事,比如鄰里吵架、兒子不養老子、建房審批第一關簽子,都得找他。大權在握的三叔玩“權”術。比如,處理鄰里糾紛,很有獨特一套。人家鬧得再兇,他先不急著去,任雙方鬧個夠,一路路人馬趕到他家里求救緊催,他裝著很忙,手機貼著耳朵,不停地喂喂呀呀打電話,旁邊催他的人覺得三叔在忙正事,不敢多嘴,只好靜候,他放下手機,會對等著他的人說,唉!當了個地方官,比縣長還忙,剛才村支書打電話過來,村里道路拓寬,非要聽我拿捏,有什么辦法?讓你久等了,去去去,到現場看看去。他到場,先左右兩邊看看,邊看邊笑,笑后打起官腔,都是鄉里鄉親的自家人,低頭不見抬頭見,何苦鬧騰……先拉一個鬧得兇的進到屋里附耳道,咱是一個祖上下來的本家,我老婆那邊與你舅舅是親戚,處理這事,我知道該怎么做,為官不袒護親人,那還是人嗎?這人聽他這么一說,兇狠的臉,漸漸把情緒理正,洇出了闊闊笑,說,那這件事就仰仗你了。三叔一拍胸脯說,咱本來就是鐵哥們,不幫你,我還能幫他?他死了這條心,這回得好好替你出口惡氣。人家一聽這話,馬上塞兩包好煙三叔袋里。三叔費這么多口舌,要的是這個好處,好處到了袋里,三叔拍拍這人的肩膀說,看我的,非教訓他一頓不可。于是,三叔又出去把另一個拉進屋里,壓低聲音對他說,剛才我把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狠訓了一頓,他想欺負你,門都沒有,這是法制社會,他能無法無天?有我在,量他不敢,他不撒泡尿照照自已,算什么屌東西,竟敢欺到我頭上的人,算起來,我們是貼親的親眷,我父親在世,常提起你爺爺在我家最困難的時候,所借的一百三十斤大麥,那個春上,多虧了你爺爺的救命糧,當年你家有恩于我家,我現在當了自然村的這個官,自然要罩著我的親人,這件事,你就看在我面上,別再跟他一般見識,我自然會收拾得他服服貼貼,他不是有兩個兒子嗎?還想建房,我這一關,他休想過?聽他這么一說,這人感激涕零,馬上向老婆使眼色,女人跑進里間,拿出幾包煙來塞給他袋里,他一再推辭,說,自家人能照顧,胳膊我不會往外拐,邊說邊把煙裝進袋里。
 
 
就說新村支書上任,三叔說全虧了他,怎么教他向上面送禮?送多少?全由他拿捏。他還說,村里有重大決策,支書得請他把脈,村里人信。可我們看到他在村支書面前那副德性,完全是個馬屁精,說支書是人中之龍,將來前途無限量,你當支書,是咱村百姓之福,說著說著,右手伸去拍拍支書的肩膀,邊拍邊輕叨,唷!哪兒飛來的灰塵,竟敢落在你肩上。拍完又點頭哈腰遞煙給支書。支書煙刁在嘴上,他迫不及待上下衣袋摸火機,摸著了,右手“噗”的一聲打亮,左手罩著火,弓著身子把火伸到支書嘴皮子上的煙,支書瞧都不瞧他一眼,他卻朝支書點頭哈腰,眼里含著謙和,話里帶著恭敬。
 
一次,我實在憋不住,對三叔說,你在支書面前累不累?人前夸人家,背后損人家,一雙勢利眼,你以為人家不戮穿你,你就覺得自已能耐大著了,蝙蝠插上雞毛,算什么鳥,當心那張嘴遭鞋板搧。 
 
 
我的話像一把巨鉗,卡住了三叔的全部思維,三叔喉結蠕動了幾下,表情透著兇狠,半晌,頭一晃,用陰鷙的目光久久地盯著我,嘴巴夸張地噏動著訕訕道,你小子有本事,看支書要不要你在他身邊轉?你這人做糖不甜,做醋很酸,人家一腳把你踹出老遠。 
 
我瞪著眼直愣愣地逼著三叔的雙眼,硬生生把三叔的視線逼了回去,被我氣得鼻塌嘴歪,那張嘴抽搐著,像屙屎的雞屁股,好丑陋,好惡心。接連兩天,我沒有見到過我三叔,第三天三叔在我家門口經過,人卻蔫頭耷腦,還戴著個白口罩。我詫異道,三叔,大熱天的,沒瘟疫,作啥秀?玩的那一出,戴著不難受?三叔搖了搖頭,解下口罩,我差點跌坐在地,三叔的嘴,咋成了三瓣嘴。我譏誚道,誰這么狠,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三叔苦著臉,嘴抖得發不出聲來,那“嘴”丑到了極點。
 
我內心哭笑不得,都是這張翻花(騙人)嘴惹下的禍,準是說了不該說的話,或者,謊話騙了人家,得了好處,碰上了硬家,人家晚上蒙面動手,被揍了連誰都不知道,禍從口出,活該!我再一次瞅了一眼三叔的三瓣嘴,差點笑出聲來。
 
 
 
作 者 簡 介
王永壽,已發表中短篇小說、小小說、散文400多篇。
    錢柜美文網
    通比牛牛控制 足球指数足球即时指数 贵阳麻将冲锋鸡下载 基金配资合法性 海南麻将无番的怎么打 日本av日语翻译 190bp踢球者即时指数踢 那个彩票软件有秒秒彩 188比分网即时比分 江苏地区的麻将 500竞彩比分直播 吉祥棋牌二人麻将技巧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号 股票行情走势图 篮球即时比分球探比分 快速赛车计划 nba比分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