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比牛牛控制
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 www.qiangui999.com > 短篇小說 > 正文

曹森:夜半驚夢(小說)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20-01-19 17:07 閱讀:次    作品點評
——節選自小說《空樓夢》
文/曹森
 
 
 
 
夢中本是傷心路,輕風淡麗繡簾垂。睡夢中我正東一句西一句地翻著大明佳麗柳如是的詩詞名句,忽一縷輕風拂過,耳畔倍感清爽。云嵐霧罩下,霓裳翩翩,長袖飄飛。一妙齡女子步移蓮花,來到我的帳前。只見她細眉俊眼,桃腮粉面,輕聲喏語地說,郎君,我找你找得好苦哇…….
說著,便來撩我的帷帳。
我見此情形,雖六神無主,卻還故作鎮定,起身對她言到:這位夫人姓甚名誰,哪里人是,為何對我這般稱呼。她長袖折過,含笑啟唇,不溫不火地說:君可記得有史為證:薄薄梳妝細掃眉。鬟鴉雙疊嶺云低。對人濃笑問歸期。荀令老來香已減,謝娘別后夢應迷。一番心事只春知?
哦,海遠休尋雙燕信,夜長爭忍孤鸞宿。原來是謝娘見老夫孤苦,穿越光顧,恕朽身怠慢,快快請坐。你這一來,寒舍蓬蓽生輝啊!
話雖這樣說著,心里卻在納悶:東晉距今一千六七百年,謝氏道韞乃大書法家王羲之的二公子王凝之之妻,才學過人,品味高雅。《晉書》本傳記她“風韻高邁”、“神情散朗,有林下風氣。”我雖自年輕時就幻化過她的影子,并發誓要娶一位與其相仿的女子為妻,男外女內,勤學比翼,紅袖書香共進。然而,那畢竟是理想而已。理想與現實太不可計較了,否則你會遍體鱗傷。
謝娘道,夫君你客氣了。當年王家堂前燕,而今石門溫柔妻。你不必驚詫多慮,我確實欠你前世姻緣,需在你歷經磨難之后償還溫存。如若念奴一路辛苦,就請許我進賬歇息了吧。說著,粉面飛紅,明眸情至,俯下身來,單等我起身迎接。
這時的我,已是老淚縱橫,喜不自禁,顧不得再寒暄掩飾什么,匆匆忙忙地掌燈迎親,正所謂,撩簾接佳人,長夜話古今。
說那謝娘上床之后的確了得,神態溫存迷離,體香令人昏暈。做事的功夫別致奇妙無窮,說是《素女經》之合成,取精華而用。我當時盡管在夢中,卻好像半睡半醒之狀態,似乎有史以來諸多神話正應驗到我身上。她見我有點分神,便倏然加快了運動,又好像給我用了什么經招,頓時塵世間的一切拋卻腦后,在她的大浪洶涌中隨波而起,騰云而飛。
太好了!好像又回到那年。她見我暢快的模樣都要扭曲了,自己也像似剛剛暈厥過去了,便緩緩間歇下來,對我說過了這句話之后,又嚶嚀自語了好一陣。
太好了!是褒獎自己還是激勵對方,是滿意選擇還是祝福人生?無需問個究竟。
是的,穿越回去,那年甚好。幾多夢寐,如何舍得?楊柳岸,楓橋邊,我們都還年輕。杏花姣艷,梨花帶雨。小城的黎明記錄著舒心的奔跑,山澗的溪水流淌著勵志的情懷。
我們欣賞著彼此的神韻,我們聆聽著遠古的歌謠。唐詩宋詞,琴瑟和鳴。紅樓怡夢,舉案齊眉。把盞誦柳永,想起那副雨霖鈴的醉態便酣暢之至;傷情書納蘭,信筆涂鴉,亦會道出一份苦澀的心境。
的確那年真好。
我臨窗而作,有文房四寶。書童眼精,研好墨便移步離開,他是見你過來。你走路的樣子如同水鳧蓮花般曼妙,可謂婀娜輕盈。你端來一碗茶,茶香撲鼻沁心,熱氣氤氳。右手拎一只折扇,放下茶,打開扇,在我身邊搖著,見我正“悠然見南山”,便也隨我移目窗外。南山不遠,山巒含黛。山腳下村落有炊煙,煙嵐入云,裊然飄散。你輕喏一聲,茶溫正好,呷一口吧。
真是好的妙極。
 
盡管有時候我們不得不隔岸相望,但已經心道如一了,什么距離也阻擋不住箏琴和旋,悠揚奔放,青燈黃卷中無論你在也不在,那彌漫在我心頭的書香一樣芬芳醉人。我們的傾心與執著,生活的曲折與坎坷,使得春深花淺笑,秋動葉憂傷。無論人在何處,目光能穿越,心聲可寄托。真乃電光石火,暗夜灼灼。
真好!是你說的,不止一次。那種心底里的言不由衷剎那間出口,卻漸漸波動心湖,潛入骨髓。
那年,因了有你,因了花間甘露的滋潤,我之才思出奇的活躍,敢說出口成章,妙語成詩。如水女子,口吐蓮花,含笑帶春,性情純淑的讓人不敢觸碰。但最終,卻嘩啦啦如潮涌來,漫過了標界,浸淫了山頭,發出了陣陣呼嘯。
太好了!我說,你笑。
這一次,卻是你在說起——好像回到那年。
而我,沒有回聲。因為我不敢承諾,還會有多遠。自古以來,多少詠嘆,多少離情愁怨,多少苦悶傷感,卻依然擋不住真情的呼喚。似這般如夢姻緣,似那年溫情美眷,能不能醒來,會不會離散?哪怕是凄美的壯觀,浪漫的悲歡,哪怕是水漫金山,蝶飛墳前。
但,要說回到那年,只是一種企幻,古往今來,又有誰能如愿?
正當我們縱情纏綿的時候,忽聽有人咚咚咚地敲門,我急忙撫過謝娘,卻不幸從夢中離開。霎時間的惱恨憾悔充塞心頭,我一輩子沒遇到過的好事,竟是這樣短暫,換句話說,連夢都不讓做。
醒來之后,我已是大汗淋漓,心悸不安。我平時十分地害怕這種突如其來的聲音。一生希求的,除了詩書之外,還有唯美的戲曲和民歌民調,以及男人的干練女人的優雅,一切柔和動聽的聲調,甚或孩童與小動物們的憨態可掬都可以激活我的心扉。當然,這并不是說我的世界里僅限這些內容,我只是怕不和睦不和諧不和平的事情來折磨人間一切美好的東西,那些個可怕的聲音就是最初使人不安的訊息。
敲門的聲音還在響著,而且越來越急促劇烈。我慌忙披衣下地,來到門前,從貓眼里瞅著外邊,見對面的門洞開著,方知道是他們家里發生了什么事情。但奇怪的是,敲門的人不知在哪里。
此刻的我十分地矛盾。我不知該不該開門。我生來樂于施助,有時別人的事情比自己的著急。可是。這么多年過去了,我落下了什么?有幾人還在念著我的好?雖說對人好并不是為了求得回報,但至少是對方應該懂得,應該記得,懂得你的好心好意,記得你的良善真情。別認為你這是應該,你是一個傻瓜。我住進這幢樓里之后,沒有和誰有過怎樣的接觸。只有找對門幫過一次忙卻也沒有幫成,使我很是意想不到。
那是冬天里第一場雪之后,我穿的一件棉衣的拉鎖出了毛病,自己怎么也拉不開,需要有人幫一下。我輕輕地叩開了對面的門。開門的是一位老婦人,她瞪著有些不解的眼睛正要張嘴,身后卻過來一年輕女子,這女子揮手把老婦人攔到一邊,劈頭問我,你是誰,干什么?我說我住你對門剛搬進來不幾天我的衣服拉鎖夾住了自己弄不開請你們幫幫忙。我一口氣說了這么多生怕他不給我說完話的機會。盡管說完了但還是白說了,她眼睛眨也不眨的毫不客氣地說,我們不會弄這個!接著就把門推上了。我腦子還沒反應過來,人傻了似的立在那。
都說遠親不如近鄰,看來現在的年輕人根本不信那一套。
可是,現在他們家有事了,在敲我的門,怎么辦?
開開門.......
是女主人有氣無力的聲音。
我忘記了自己只披了件上衣,下身還光著,手已經轉開了門把,順口扔出去一句話:你稍等我去穿上衣服。
我依舊這樣,我生怕她等不及了,卻不怕給自己惹來是非。
誰想那女子乘勢把門推開,說快去給我追.......
我有些懵了,不知這唱的哪一出。邊提褲子邊問道,追誰呀,怎么了?
誰知沒有回音。我忙跑過去又重復問過,可是她已經沒有反應了。我蹲下身來仔細看了看,發現她還有生命體征,但卻是氣若游絲一般,已沒有能夠溝通的氣力,或者說她已暈厥過去了。
 
這該如何是好?找她的家人,她的家門已在慌亂中帶上了,翻她的鑰匙或電話她現在還是一個“三點式”的狀態。而這一個單元僅僅只有我們兩家,再跑出去招呼別人時間不允許。先打120,再撥110。于是,我回屋去拿手機,順便拽過來一床被子給她蓋上。北方的早春,寒意濃烈,她這樣赤身裸體地倒在地上會鬧出病來的。從發現她的家門關上之后我就知道麻煩大了,她現在這個樣子本該弄到屋里去,可怎么伸手,這算怎么回事?我本是身在非常時期的一個是非之人,這下好了,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別想那么多了,先救人。
這個小區叫月亮灣,隸屬月山市光明區,原來的光明醫院應該就在這一片。我想如果醫院還在附近該有多好,可是,電話打過好一陣了,卻不見白衣天使們來。倒是110的值警人員趕在了前面。但有意思的是,警察們來了,那女人也醒了。女人醒了,120的也來了。
十多個人擠在樓道口,好亂。對門女人圍著我的被子有些窘迫又有些惱怒,問我怎么回事,警察也問報警干什么,誰是當事人先回屋里。我說是你敲我的門又昏倒在這里我只好報警求救,你沒忘記吧?我對著女人說,其實也是給大家聽,想不到那女人她不說對與錯是與非卻放聲大哭起來。一個身腰像油桶似得胖警察馬上向我放下臉子來,厲聲質問到:怎么回事?說!120的也張開了口,有事沒事了,有事上擔架沒事給掏錢,這大半夜的擠這叫什么勁。
我對那女人說,你別哭了,先說說自己有沒有必要去醫院,如果沒有,就打發醫生們走吧,費用我先給墊上。她還算懂事,點了點頭。我從屋里拿了錢給了一個護士,對她們說對不起大半夜的你們回吧。然后又問女人,你讓我去追誰呢,警察們在這,和他們說說。這樣吧,我們一起進屋吧。
女人此時有些不好意思了,是因為第一次見面那盛氣凌人的過往,還是不管不顧光著身子敲門的尷尬,抑或是至今依然在圍著我的被子遮羞遮寒的無奈?她說那只好給大叔你添麻煩了。于是大家一起進到我的房間來。我因為一人暫住,所以只準備了一張床兩把椅子。我說條件簡陋大家隨便坐吧,杯子也是一個,我只好拿出幾只碗來斟水,胖警察見如此攤場,說快得了吧,到底報警干什么,你們這是怎么個情況,倆個人什么關系?我趕緊說,報警是因為她說了聲要追誰就暈倒了,我見她這個樣子一定是十分緊急怕有壞人侵害,所以才告訴你們。至于我們兩個只是對門鄰居,姓氏名誰都不知道別的關系一概沒有。你放心。那女的也說到,是我著急了敲了大叔的門,要追的那個人是我老公,我們兩口子生氣呢。
他媽的這是什么事情!簡直是開玩笑。胖警察扔了句粗話,然后說,你這老頭也真是,他們不睡覺瞎折騰你半夜三更的參合什么,再折騰我們,有病啊?
 
我一聽他這么說,立刻無語,進而惱怒,想發作。那一刻我感覺我的火氣順著頭發根兒簌簌地往上躥,小眼珠似乎像兩只燒紅的玻璃球兒,要彈向胖警察的腦門子。心里暗罵:你個混蛋玩意,怎么看事呢,怎么說話呢,有人養沒人教的東西。誰知道他們是兩口子生氣呢,萬一是入室搶劫呢強奸呢,你還干警務呢一點法律意識都沒有,老百姓要你們干嘛呢!可是,這些話我終究沒說出口,因為我現在還不便和這一行的人攪得太深,我別忘記了自己還在渾水之中,所以又壓了壓情緒,瞪了一下眼睛,揮了揮手,委屈地說了聲,對不起弟兄們,你們看還有什么事情,或者出警有何手續,如果沒有,大家可以走了,怪我多事,抱歉。
是的,我不能再惹事了,我夠倒霉了,你看看那些個所謂的警察都是些什么樣子,連帽子都沒戴正,你和他們較什么真?
此時女人說話了,大叔你幫我給他們拿頓飯錢吧,我還你。
胖子立馬說,哎,還是妹子懂事。
我問給多少,她說拿上1000塊吧,我說不怕你們笑話,我只有500元了。女人趕緊說,那就先500,胖兄弟給留個電話,改日我去補上。
會來事。胖子笑了。一手接錢一手揚了揚警棍,嘴里嘟嚕出他的電話號碼,妹子,哥等你。說著,揚長而去。
混混們走了,只剩下我們兩個,立刻感到好別扭。倒是她反而大方起來了。大叔給你添麻煩了,讓我鬧得你也睡不好覺,反正也快亮了,我們再待會兒,用你手機給開鎖公司的打個電話,要不然,我這樣也沒法出去。
我點點頭,將一杯熱水放到她面前,說喝口水吧,肚里暖和。她說謝謝。我說謝什么呢,你也不是本地人吧?她說大叔聽出來了,俺老家湖北。
來時間不長是吧?
不到三年。
我因為不想讓這種很難為情很不安全的狀況太久,所以主動對她說,這樣吧,你先待著,我到樓下看看,我記著一層的樓道口貼著開鎖公司的電話,天馬上要亮了,我去給他們打一個電話。
沒等她同意,我已經拉開門下樓來了。找到了記憶中貼開鎖電話的地方,但很無奈,電話帖子不知讓誰給撕掉了。
我很悵然。頭有些發木。晚秋的黎明寒涼襲人,星月的光也冷颼颼的洞穿著我單薄的肌體,下樓匆忙,穿的又很簡單,背心一陣陣直哆嗦,感冒的前兆像似要來了。
不行,我的趕緊找到開鎖公司,否則,否則什么,我一時說不大清楚,只隱隱約約的感覺這一對夫妻不大尋常,我盡量讓那女人快些回到她屋里去。這樣想著,我潛意識地又走了一層樓梯,下到地下室。準備從這里再走一個單元,看看那里有沒有電話帖子。因為單元的門都向外鎖著,樓里的人從地下室過去省事。
我剛一腳邁入地下室的欄門,一對綠幽幽的光直射我的眼簾。
    錢柜美文網
    通比牛牛控制 e球彩最大遗漏 3d近30期开机试 湖南棋牌红中麻将 90ko比分即时指数 不朽的浪漫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查询 微乐甘肃麻将官网下载 决策天机 股票分析软件 山东11选5 新西兰45秒彩app 微乐广西麻将手机版下载 打百搭麻将怎么跑百搭 nba比分推荐 新浪篮球比分直播 东京热n1210磁力链 百搭麻将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