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比牛牛控制
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 錢柜999 > 散文精選 > 正文

二月二,炒豆豆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20-01-31 15:39 閱讀:次    作品點評
二月二,炒豆豆,
我家來了個我舅舅,
背的羊皮爛背篼。
吃啥價?
吃白面,舍不得;
吃黑面,丟人哩
吃蕎面,磨著哩;
殺雞公,叫鳴哩;
殺雞婆,下蛋哩;
殺鴨子,鴨子跳到后院里;
氣的舅舅亂轉哩;
妗子在院里瞪眼里,
舅舅你還不走做啥哩?
——兒歌
 
懶球,名字來源于一個笑話。一次,他和趙閏生吹牛,說自己半夜起來耕地,到天亮耕了兩坰地。趙閏生歪著眼,說,你慫,懶得球擦溝子哩,還能半夜起來干活。四周聽他們瞎扯的人,哄堂而笑。溝子,方言,屁股溝的意思。一個人懶到不用手紙,而用自己的老二順手擦溝子,可見已懶到登峰造極了。
從此,懶球,就落下了這么個綽號。
說懶球這人,一句話,絕對概括不了。
首先這家伙,是村里唯一一個會剪頭的人。趙孝賢爸——趙貴祿老漢上吊前,就是找的懶球給他剪頭的。秦源人,基本不到鎮子上去剪頭,太遠,為一個腦袋跑十幾里山路,劃不來。再一個,還要花錢。這錢,省下來,夠買半年的鹽了。秦源人深知,日子都是從細處過的。等一個雨過天晴,下不了地,男人們揣一包煙,出了門,到懶球家,剪頭去。懶球窩在沙發上,一手握遙控器,一手摳鼻屎,歪著腦袋,看二十三英吋飄滿雪花的電視上,城里女人擰來擺去的大屁股。嘴里嚼著一口痰,懶得吐。最后嚼出了牛筋面的味道。
小心把眼珠子饞出來了。來人好不容易在地上找了個可以落腳的空隙。懶球家屋里的地上、炕上、桌上、炕柜上,唉呀媽呀,到處堆著雜物,破鞋、襪子、抹布、泡濕的衣服、娃娃的書本作業、水桶、酸菜缸、廢燈泡、織滿污垢的尿桶子、經久未洗的床單被套枕巾,甚至吃了飯沒有洗的鍋碗筷子,兩條襠里沾著干了的月經的褲衩,無所不有,無所不亂,從沒人整理一指頭。堂屋都這么亂,廂房、廚房、糧房、院子、大門外,更是可想而知了。為啥?懶啊。
你說他奶奶的這城里的女人屁股咋就這么圓,跟個臉盆子一樣,還會扭的很。懶球把一團鼻屎在兩指間搓揉成一個蛋,彈飛了。找個地方坐啊。
你這連腳都沒地方放,坐啥呢,玉米掰的咋樣了?
還沒去呢,過個三五天再掰也不遲,又沒人偷。
野雞多的跟羊一樣,幾天給你吃光了。
野雞和人一樣,都要填肚子啊,我這是給大自然做貢獻。
你怕是懶病吧,女人娃娃呢?
轉娘家去了,臭婆娘,天一下雨,就像勾魂一樣,跑娘家去了,剪頭啊?你先等會,我把這半截電視看畢。
來人把煙丟到桌子上,說,煙放你桌子了。
懶球這才從沙發上慢騰騰起來,搓著脖子,脖子上的垢甲一根接著一根,掉在了地上。他在三斗柜抽屜里端出一個鐵盒。抱到供桌前,打開,揭過一方白布,里面擺著剪頭、推子、刀片、梳子。整整齊齊。這可能是他家里唯一整齊的東西。他提一把凳子,擺在屋子中間,把四周亂堆的雜物,用腳踢開,騰出了一塊空地。然后讓來人坐下,他提著推子繞著圈,修理起來。順口應付著別人的問題,瞅了一眼桌上的煙,白沙,他有些失望。手底下也就沒有輕重了。
懶球剪頭,一方面得益于小時候父親給他剃頭。那時,還沒推子。理發,用鐮刀。臨理前,父親把鐮刀搭在磨石上,撒一層水,來回磨幾下。隱藏在塵世深處的刀刃,泛著青亮的光,探出了頭。這時,就不叫理,而是剃了。懶球坐在門檻上,鐮刀在頭上掃過,大片頭發落下來,蓋住腳面。每當冰涼的刀刃挨到頭皮,他就渾身發麻,兩腿打擺,尿意洶涌,生怕父親一不小心,削了他這個蒜頭。他不敢哭,父親很兇,一聲吼,能嚇死一只雞。他只有忍受著,煎熬著,聽見父親在他頭上吐著唾沫,來潤刀刃。最后,在驚懼中,他丟起了盹。
另一方面得益于他在城里打工,當然這個版本很多,有人說他看上了一家理發店打下手的姑娘,經常給人家送早餐,偷偷學了幾招。也有人說他直接在理發店打過工,雖然時間不長。當然,還有人說,他一個懶貨,壓根在城里沒干過正經事,成天瞎晃悠,一天在垃圾堆里撿了把推子,用衣襟擦了擦,就揣回村走藝了。
要到懶球跟前剪頭,得送煙,一包。煙的好壞決定著他剪頭的用心程度。當然,秦源人,都是土里刨食吃的人,能抽起什么好煙,有個五六元的,過過嘴癮就行了。所以懶球剪頭,也就很隨意了,只要搞短點,涼快些,別整個跟老鼠啃過的七窩八坑就行了。
懶球的煙,就這樣靠秦源人供給著,基本不斷檔。但煙畢竟不能當飯吃,他還要養活一個老婆和四個姑娘。算上他,這六張嘴,連一起,能把一頭豬娃吞下去。要填飽肚子,就不是個容易的事。何況作為一個嚴重超生戶,他還背著一屁股債。這些年,光那些罰款,他東挪西借,就讓他差點瘋魔了。好在虱多不癢,他也是懶得操心的人,日子也就這么迷迷糊糊、亂亂糟糟過了。反正這光陰,他是寡婦死了兒——沒指望了。至于地里的活,他也懶得干。他家的幾畝地,正好在屲上,地陡,能翻了牛,還沒路走。種點東西,就要背。他才舍不得花力氣呢。所以,每年春天,他就有心無心的撒點籽,秋天,漫不經心的收幾袋。就這,還是他老婆成天咒罵著干的。如果沒人催,他恨不得成天像一灘泥一樣,窩在沙發上。起初幾年,老婆還算勤快,這兩年,娃娃一多,就學他的樣子,也懶得要命了。好在還不至于挨餓,因為平時隔三岔五,老婆就帶著一窩娃娃,去轉娘家了。娘家,人家家底殷實,不怕吃。
除了剪頭,懶球,還有所長,就是叫魂、擦沖氣。
村里有些人迷信。家里有人在外面受了驚嚇,就請懶球來叫魂。或者有人生病,久治不好,就只能請懶球去擦沖氣。
叫魂,其實自家人也可以,但有時候叫不來,再說懶球老婆養的一只三年的大紅公雞也很厲害,周圍幾里路上的鬼都怕。所以,懶球出山,理所當然。來人可以不帶煙。進門,懶球沒看電視,睡覺。炕上堆滿了被褥,像個墳堆。光能聽見懶球的呼嚕聲,看不見人。在被褥里翻找半天,終于找見了懶球。來人搖:懶球,有個事,得麻煩你一下。沒反應,再搖,還是和死豬一樣。最后死纏爛打,硬是把他搞醒了。來人說明來意。懶球一連打了十來個哈欠,才從炕上趴下來。
懶球從雞圈里抱出公雞,頂著一頭雞毛,跟人去了。到那人家里,懶球帶上表情木訥、目光呆滯、行動遲緩的病人,拿上香蠟冥票,去丟魂的地方——紅泥灣。
紅泥灣,一個森林蔽日、野草沒膝、紅泥遍地的水溝里。村里人常在這里丟魂,尤其大中午或者暮色初降的時分。人們經過這里,經常看到一個白胡子老漢,穿著一身白,背著一個拾糞背篼,在前面走,腳不挨地,走著走著就不見了。過路人一開始還是清醒的,但沒走出這段路,就昏昏沉沉了。一回家,雙腿發軟,滿色蠟黃,渾身無力,躺在炕上便難以動彈了。家人一看,情況不妙,又是冷敷、又是大補、又是吃藥、又是打針、又是吊水,三五天過了,不見好轉。一想犯病前經過的地方,是魂丟了。于是請懶球,叫魂走。
到了紅泥灣,大家跪倒,燒了香蠟紙票。大紅雞公站一邊,眼珠血紅,腦袋哆嗦,羽毛直立,微微抖動。懶球反復叫著病人的名字,喊道:魂來了!病人應聲喊著:來了。然后回家,一路上,都這么一叫一答著。遇見其他人叫病人名字,病人千萬不能答應,不然,游鬼借他人之口又會把魂叫走。到家,病人睡一覺,便完好如初了。說來也怪,不信也不由得人。
叫來魂,懶球便脫了鞋,盤腿坐在炕中間,眼前擺著炕桌。在往常,以貧富論人的秦源人,是看不起懶球的。他一沒錢,二不是干部,三又沒什么富親貴友,再加上人又懶得要死。大家遇著他,總是把他調侃半天,或者諷刺幾句。懶球自己也知道自己貓頭鷹報喜——臭名在外,就無所謂了。但現在不一樣,他是被人請去幫忙的,而且是大忙,不比出力氣,誰都能干,叫魂這事一般人根本干不了。所以他有理有資本端坐在炕上,一本正經,得意洋洋。在主人的伺候下,先喝一罐茶,咬幾口饃。然后等飯熟。飯是雞蛋糊糊,層層油餅。這是秦源人待客最好的吃食。懶球喝了三大碗糊糊,吃了七八牙餅子,直吃的往外冒。
臨走時,那家人會塞二十元給懶球。這是行情,一村人都知道。懶球推托幾句,把錢順手裝進了褲兜。用懶球的話說,他叫一次魂,十五元,加上大公雞出一次臺,五元,就是二十元,這還是看在一個村里人的份上,優惠價。再說這也是他的手藝和專長。在西秦嶺,哪有藝人走藝不給錢的。
當然,在秦源,能叫魂的機會并不多,一年也就五六次。如果光指望這百把元,那就跟喝西北風沒啥區別。在平時,懶球還負責著一村人擦沖氣的事。沖氣,秦源人認為是惡鬼、游魂、邪氣等。人一旦沾染,或被附體,就會病倒。這時,就該請懶球了。
懶球背搭著手,在村里瞎轉悠,眼看著人家的玉米在地里長了一扎長了,他的還在地膜里困著,沒放出來,時間一長,地膜內溫度太多,全燒死了。懶球寧可瞎溜達一陣,跟人抬一陣冷杠,坐在土堆上發一陣呆,也懶得去地里拾掇一下。四個姑娘,都齊刷刷跟半截葵花桿一樣高了,也沒個像樣的衣服穿,他也懶得出門去打工掙個零花錢。但有人叫他去擦沖氣,他倒是很樂意。因為有錢掙,一次十元。夠買兩包煙。
懶球擦沖氣,先找兩只碗,三根筷子。一碗裝清水,點上冥票,放水上,待冥票燒化。一碗空著,碗沿橫放一根筷子,然后在碗里兩側各立一根筷子,頂端挨住。這樣,立著的筷子穩穩站著,不會倒下。一般人沒這手藝,兩根筷子立不住。然后,他便念一串咒語,嘰里咕嚕,像老母雞孵小雞時護崽一般。聽懶球說,如果筷子立住,沖氣就算是聽到他的話了,然后過了筷子搭的橋,自己走了。最后,病人喝下那碗漂浮著紙灰的水,就成了。
擦完沖氣,懶球接過十元錢,回家了。這事,他一般是不吃飯的。
懶球的這兩樣本事,都是從他爺爺手里學來的。他是唯一的孫子,被老人寵愛過頭。老人去叫魂,或者擦沖氣,都會抱上孫子懶球,因為知道去了別人家有吃喝,還少不了幾個買糖錢。這樣跟的時間一長,潛移默化,懶球也就慢慢學會了。別看他懶得狗都不聞,但腦瓜子靈活著呢。
懶球爺爺一死,村里就沒人會這手藝了。懶球接過爺爺的班,像模像樣的干了起來。一干就是半輩子。
不過,這幾年情況已經發生變化了。以前人窮,也迷信。得個病,舍不得去醫院,再加上路遠,交通不便,最多叫一下村里的大夫趙善財,過來把把脈,打個針,開幾頓藥,就了事了。有時候,頭疼腦熱,看好了。有時候,看不好,人們就寄希望于懶球。人們只有通過迷信,才能換得一份安心,這是人們換取平安健康最高也是最后的手段。有時,懶球出馬,就好了。有時,沒好,人死了。也不關懶球啥事。畢竟人的命,天注定。
現在不行了。這些年,秦源拓寬了通村路,還水泥硬化了,出門坐車方便多了。再說,人們手頭也寬裕了,平常人家,出門打工,家里積攢,多多少少有個三五萬的積蓄,得個病,好歹能進城看一趟。最關鍵的是,人們不怎么迷信了。
懶球成天在巷道里瞎晃悠,有時碰見趙閏生,兩個人坐一起,互相發根煙,點著,就開始罵社會。說,什么狗屁世道,連老祖宗留下來的傳統都忘了。懶球所謂的傳統,就是叫魂、擦沖氣。現在沒幾個人叫他,他再也不能神氣十足的坐在炕上,吃饃喝湯了;再也不能抱著公雞不可一世的朝紅泥灣走去了;再也不能靠手藝掙錢了。他當然生氣、郁悶呢。
孩子們一個個都在長大,花銷也多了,一伸手就要錢。老婆李杏兒讓找他要。他兩手掉在胯子上,哪有什么錢。可看著一雙雙伸出的手,一對對黑漆漆的眼珠,一個個衣衫破舊、面黃肌瘦的樣子,他就頭疼。為什么當初逞一時之快感,又為什么偏要拼命搞個帶把的,才生了一堆姑娘。這真是一群討債的催命鬼啊,上輩子不知欠了啥情,這輩子來討要了。他恨不得沖上去,一個個扇一頓解解恨。可一看那可憐樣,一想到都是自己的種,縱有萬千郁悶,也就只剩下一聲嘆息了。
沒有了收入,莊農又懶得作務,孩子們花銷日漸增多,老婆成天嘮叨不止。這日子,就像秦源人說的,三十晚上盼月亮——沒指望了。但現實依然是趕著綿羊過火焰山——往死里逼。
去年,村里的小學解散了。一開始,村里還有十來個學生,這兩年,進城的進城,轉學的轉學,村小只剩下他家的四個娃,村學被學區撤銷了,民辦教師趙文革也暫時下崗失業了。當四個孩子背著書包哭著回家,說了情況后,他癱在沙發上,不知所措,一顆鼻屎還在兩指間搓揉,最后忘了彈出去。
孩子沒學上,這讓他頭疼。去打工,都太小,沒地方要,再說也不放心。家里呆著,也不是個事,誰家把孩子留在屋子,跟養老一樣。所以還得上學。可到哪上呢?這真是個難場事,不比其它的。缺吃,可以少吃點,缺穿,可以穿破點,缺錢,可以摸下臉到處借。
眼看著四個孩子成天在屋里喪魂落魄的呆著,他就覺得對不起她們。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
離秦源十里路外的川道里,有幾間曾經種過菜的舊磚房。種菜的人虧本了,再沒種過。那房子一直閑置著。懶球托在城里農業局上班的姐夫租了那房,把老婆娃娃帶下山,住了進去。家里的家當,全部搬下山,塞了進去。一家子人,十來天時間,成山上人變成川里人。秦源人幾乎沒聽說懶球要走,直到偶爾有一天,人們去找他剪發,打了半天門,沒開,人們才隱約聽說懶球走了,到川里去安家了。人們站在他家門口,罵道:這狗日的懶球,不言傳一聲,就偷偷摸摸走了。
搬到川道,最關鍵的是離鎮子上近,四個娃娃上學方便。早上去,晚上回。同樣關鍵的還有懶球再也不用種地了。他怕種地怕到骨髓疼的程度,現在,他終于可以丟下犁把子,消消停停當個懶人了。還有關鍵的是川道里新開了一家養雞場,通過姐夫的門路,懶球謀了個門衛的工作,老婆討了個打掃雞舍的活。這樣,兩個人,一月三千元,就完全靠工資生活了。
有一次,我去養雞場辦事,在門房,遇見了懶球。他攤在一個假皮沙發上,攤的那個徹底,那個隨心所欲,甚至都快攤成另一具假皮沙發了。他盯著電腦屏幕上的監控在發呆,兩指間的煙,忘了彈,積了半寸長。那煙,看樣子,差不多一包十元。
他看見我,眼皮也沒抬,光伸了伸下巴,示意我坐。可見,他已經懶成精了。
 
    錢柜美文網
    通比牛牛控制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体彩 2人麻将游戏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3d彩票开奖结果 钦州麻将规则 3d历史开奖结果查 广东十一选五连线走 上海哈灵百搭麻将 甘肃十一选五分布图 福建体彩31选7走式图 p2p个人理财平台 河北麻将胡牌规则 幸运飞艇计划交流群 3d村杀码专家 宁波七百搭麻将下截 云南十一选五每天开几期